【机器人·天使会】投资家们的投资策略与方向

2018-06-01 10:45:23来源: 中国科技网 作者: 史晓波

【机器人·天使会】投资家们的投资策略与方向 

明媚的初夏,宁波余姚。青山环绕的四明湖畔,余姚市政府党校的会议中心,一场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天使投资的高峰论坛正在这里聚焦。这是第五届中国机器人峰会第二天的一个重要分论坛。中国机器人的发展历程,走到今天正恰逢其时。本届峰会,专家学者及企业家们谈论最多的话题是产业的生态环境建设,而投融资是生态环境建设中十分重要的一环。

希望更多的基金进入到机器人与人工智能领域中来

     ——刘进长在第五届中国机器人峰会·天使会上的致辞

 

  

新形势下如何做好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技术?中国机器人峰会主席,国家高新技术发展中心刘进长研究员在致辞中说:国家打通了从基础研究、关键技术研究、再到应用技术研究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进行了一体化部署,就是要减少低水平的重复,从科技创新的角度进行了一系列调整,将工业与金融划为一体,使科技为国民经济的发展直接做好服务和支撑, “变化是非常巨大的”。他指出,对投资人和创新创业企业而言,现在是一个新的起点。  

“做个简单的系统集成,一个外壳和一个人型脑袋就是服务机器人?做了什么服务?解决了什么需求和痛点?没有!你找不到市场还能找到投资吗?”——对创业者说 

最近的中兴事件,对我们投资领域是有指导意义的。刘进长强调,再做低水平重复的事情已不足以撼动投资人了,他很诙谐又尖锐地指出:“做个简单的系统集成,一个外壳和一个人型脑袋就是服务机器人?做了什么服务?解决了什么需求和痛点?没有!你找不到市场还能找到投资吗?”

刘进长指出:据有关部门统计,中国企业创业的平均生存年限是2.5年。如何使企业长远生存,如何能够使我们有更多的百年老店?需要大家共同研究。希望需要资金的企业能够找到资本,不仅仅是钱,还有资源,以及合作伙伴。 

希望企业找到资本的同时还能获得资源和合作伙伴——对投资者说

如何使投资的生态得以持续发展,使受到投资的企业成功率得到大幅提升,尤其是天使轮投资。投资前期和投资后期,如何做到将钱投给未来还要指导好、服务好?刘进长认为目前很多基金公司还做不到。他强调指出,将投资之后的扶持,资源和政策的对接联合在一起,把企业养活,养大,做好,这是我们要认真思考的。

   “天使投资是一种缘分”, 刘进长最后说:希望有更多的天使基金能够进入到中国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这个方向上来,它是中华民族复兴、崛起和弯道超车的一个重要车道。他寄语“希望我们共同努力,缩短中国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技术在国际上从跟跑,并跑,再到领跑的进程,全力推动国家在这个领域的实质性发展。”  

科技与企业、资本与产业的对接是本次峰会的一个突出特点。

刘进长透露,峰会开幕前的晚上,浙江省委的领导一到余姚就专门组织了将近20家的企业与即将与会的院士、专家们对接,德国汉堡科学院的张建伟院士也参加了。企业家们提出了很多问题,希望能够与专家们对接。而今天这个天使会,就是要大家坐下来,共同讨论资本与产业对接的问题。企业与科技专家对接,资本与企业家对接,这样的生态互动太有必要了!政府牵线搭桥,使科技与企业,企业与资本成功牵手,双双进入“蜜月期”,是本次峰会的一个突出特点。   

天使会·精彩的高峰论坛围绕下列话题展开:

一、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给中国带来了什么样的机遇;

二、人工智能与机器人领域明星上市企业和资本机构最关注的创业方向和标的项目有哪些?

三、中国证监会放宽对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以及高端制造四大行业中的独角兽公司的上市条件等相关政策的思考。

  

“产业融合与协同发展”高峰论坛正在进行中。 

对话嘉宾从左至右分别为:

王田苗:论坛主席原国家863计划机器人主题组组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机器人研   

        究所名誉所长,IEEE机器人与自动化学会北京大区主席

王世海国投创新投资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

张建伟德国汉堡科学院院士汉堡大学教授

马益平乾瞻资本总经理

  百度风投CEO;

王文杰: 舜宇光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智能时代的到来,新一轮科技革命首先会颠覆哪些行业?特别是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相关的行业哪些会被重新洗牌? 

   王田苗教授抛砖引玉先列举了几个行业:工业机器人正以25%、30%速度高速成长,成本价格有望突破十万,现在正突破五万,速度极快。因各种资本布局的减速器,控制机,电机,轴承,伺服电正在健康成长,还有脑电波控制术、无人零售等;其中机器人定餐、扫地机、无人机,无人驾驶汽车等都在快速发展着。国际上,关于机器人的定义各有不同,有从互联网思维角度定义机器人的,认为具有人的思考和判断决策能力的机器就是机器人,而谷歌认为它仅仅应该叫“智能机器”。亚马逊前几天宣布由前苹果高管组织了amazonLAB160实验室,重点攻克家用服务机器人,还为其取了一个希腊神话的名字,给出明确的功能“情感、识别、接送物品和陪护”,可以想见具有这几种功能的拂去机器人进入家庭会是怎样的一场革命,因为,亚马逊想要做的事情几乎都会成功。

    王田苗再问:你们认为在中国可能颠覆的会是哪些行业?那些方向是值得创业者们特别关注的? 

国投像匹国家队的黑马,一马当先地在投资赛道上奔跑,出手就是亿以上。 

他称自己是个“穿着西装下车间的人”,有着20年投资经验的国投创新投资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王世海接过王教授的话题谈到,中国在全球汽车发展领域内会一步崛起,我们认为3-5年内,汽车电子是一个弯道超车非常重要的领域,汽车电子与网联化和智能化相关联,是区别原传统燃油汽车的一个全新战场。我们基金投资策略认为这是一个可以被颠覆的领域,而且已经开始进行了颠覆。

他透露:国投创新的“先进制造产业基金”去年一年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一共投资了47个亿。包括汽车电子、整车,及其电话、隔膜,重机材料。他说,我们非常关注传统3C体系跟新新的汽车领域中汽车电子的结合,因为3C供应体在中国是遥遥领先的。 

关于操作系统,王世海说:国内有至少2-3家企业已经从底层开始做起来了,并且做得非常好。其中包括一些小的创业公司。而新能源领域的革命已经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机器人领域,他说,我们先进制造产业基金已经布局三年了。从减速器,电机,手术机器人,借助产业基金的力量,解决了所投企业怎么由小到大的问题。工业机器人新的变化已经开始,整个轻负载机器人从去年三四季度爆发以来,包括我们投资做谐波减速机的企业,处在供不应求和脱销的状态。过去是机器人替换人的体力,现在是替换人。目前在轻负载领域,国内有一大批企业处于领先水平。

王世海认为手术机器人物流机器人的变革已经来了;那么服务机器人呢?王世海认为:确实要解决痛点问题,尤其是医疗领域。但是痛点解决是长期的过程,所以在服务机器人领域,变革会随着新技术的不断涌现而不停地发生。 

光学领域一片光明——人类信息获取70%以上通过视觉,

机器人同样需要通过70%以上来的视觉来获取外界信息。 

舜宇光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王文杰专注在自己的行业上:在光学领域,过去就是光学仪器,显微镜,放大镜,眼镜等这样一些光学仪器现在互联网带宽技术的突破,以及计算机CPU处理能力的提高,使得光学传感器领域发生了超乎想象的变革。一个摄象头变成了很多个摄象头,平面变成了立体......应用促生变革。他说:人类信息获取70%以上通过视觉,机器人同样需要通过70%以上来的视觉来获取外界信息。所以从光学镜片、镜头发展到视觉传感器,这样我们自然演变成智能眼镜的公司。视觉传感器应用领域非常广阔,例如汽车,它其实就是高速移动的机器人,它需要很多的眼镜,是将激光雷达与可见光,红外都要融合的。

光学领域一片光明。王文杰表示,舜宇光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愿意和大家合作,他告诉大家,舜宇有一个产业发展基金,V基金,专投与舜宇有合作关系或与光学产业相关的领域。所以在苹果X出来以后,我们从3D,到DOE,这一条线上全部被我们投,一年时间估值都是五到七倍的增长。最后他说:我们在与国投创新合作,同样可以和其他基金合作,联合把我们的产业发展,生态环境建设搞上去。

他透露,在车载机器人物联网领域,国家拿出50亿的份额投给了中资企业,就是要全线推进中国物联网的发展。还有AI和VR。当AI眼镜出现的时候,我们的手机就变了。要解决手机显示的问题,这也是光学问题。当激光全息3D显示一旦成功推出,涉及到屏的所有方面将会有很大的变化。不仅德国和美国,中国也拥有了这项技术,是不仅体现在论文上,而是就要实现了。   

下一代投资风口已全面开花:

垂直行业+AI+机器人的深度融合已经开始。

 

   

德国汉堡科学院院士汉堡大学教授张建伟:

下一代投资风口在哪里?温文儒雅的张建伟教授思索之后谈到:实际上从今年开始各垂直领域都与AI和机器人加快了深度融合。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教育、娱乐等等都有着巨大的需求量。

从技术角度看,我们究竟在哪些新的智能领域有强突破呢?他认为各领域都可以发现AI与机器人应用的新增长点。张建伟说:“现在中国已经到了一个门槛,中国工人的成本是印度工人的3倍,再不用自动化,这些工厂就只能搬到印度、越南和柬埔寨这样的国家去了。”因此中国制造业对智能机器人的需求是巨大,组装方面是个需求痛点,视觉控制能够给组装带来很多机会。另外,医疗领域,尤其是康复和家庭养老助残方面,一些智能应用已经开始走向市场;中国现在是一个巨大的建筑工地,建筑成本也越来越高,用建筑机器人解决自动化问题是一个刚需;一些德国公司的水果采摘设备很出彩,实际上农业收割机器人正在走向成熟,而中国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还有教育法律等领域都给NLP以及源处理、深度学习带来不错的投资机会。如何使“垂直领域+人工智能+机器人”得以发展,要依据自己的特长,选好垂直领域,进行深度融合    

农业的智能化时代正在到来, 它赋予智能的机器人在节点效率、系统效率和商业

效率上都发挥着革命性的作用。让我们看向农业领域未来20年,风口巨大。

 

 

百度风投CEO刘维另辟一个角度,他指出:人工智能赋能的机器人本质是一个效率工具。以农业机器人为例,可以提升极大的效率空间:第一,节点效率,解决的是人力成本贵、无法实现标准化等因人操作带来的系列问题。他认为,人在做个性化、针对性的工作时,往往力不从心。所以,所谓的节点效率就是更好的替代人或帮助人工作,使得效率更高。第二是系统效率,如何能够更好地感知需求、配置资源,让整体系统效率提高,是现代农业必须做到的;第三是商业效应,商业化的农业想做大,你要有非常精准判断能力,知道种什么,怎么种,知道怎么设计一套行之有效的规则。农业跟很多非常依靠人的领域一样,一致性越高,企业的效率会越高。因此,通过机器人能够带来标准化,不是简单机械的标准化,是个性化的标准化,一个精准模型的产生,实施动态调整和复制,能帮助很多没有集中度的行业打造一批有集中度的大公司。

他透露,前不久百度风投合作了一个农业机器人项目,工作正逐渐展开,成为这个整体方案的解决商及运营商,一些优秀的产业公司与我们机器人创业者合作,正在复制这个模式。

百度风投并不是农业基金。例举农业,是因为它是传统行业,依次类推更多的传统行业:医疗、工业,大量的企事业单位、甚至已经被智能化很好的零售业,都需要大量新的个性化和标准化的效率提升。“这是风口,是创业创新公司的机会。”刘维强调。 

机器人技术作为国家和各行业的引擎,有千万亿的市场空间。

那么它的主流发展趋势究竟是什么?    

 

 

    王田苗继续引领话题的讨论:

机器人技术作为国家和各行业的引擎,有千万亿的市场空间。可以明确两点,第一产品形态比较规范,第二产品更多靠近C(客户)端。有人说:机器人本质就是解决两个痛点——“效率的工具”和“交互与陪护”。 也有人说,手机的成功,意味着今后智能移动终端一样会很成功。例如无人驾驶的智能汽车就是一个移动的智能终端。其它例如进入医院、银行等公众场合的智能机器人,以及进入家庭的智能机器人,它们完成的是交流陪护和部分家务劳动的工作。王田苗教授提问对话嘉宾,“这是不是机器人的一个主流发展趋势呢?”

王世海当我们在讨论新一代智能技术的时候,需要找到一个入口和场景。让梦想照进现实,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是什么让我们离不开?比方手机,睡去和醒来它都还在手里,做为人们生活中无法分割的一部分,已经与消费者密不可分,它的估值一定是高的。

王田苗: 将智能移动终端定义在室外、室内和家庭,爆点估值应该在千亿以上。关注家庭功能中的痛点有三个,第一是有效的工具,例如扫地、做饭。第二是家中的交互,管理我们所有东西的管家,第三是情感上的陪护,像个小兄弟,小妹妹一样陪护着,这种假想的情形未来五到十年会不会梦想成真?

张建伟观点:做人形机器人也许会有难度,但五年或十年内,类似人的机器人应该会走入人们的家庭中了。

张院士说,20年前,我们在欧盟有一个研究项目:“电脑消失了以后会是什么样”?今天我们开始讨论移动手机之后的场景了。期待中的下一代移动终端可能是多种场景的混合体,在汽车里我们享受自动或半自动的驾驶乐趣,坐在车里,车就是一个显示屏,可以开会,聊天和看电影等等;回到办公室,场景又是无处不在的立体投影环绕着我们;回到家里,我们会逐渐享受到各种形态各种特殊功能的智能终端提供的服务,也可能会将它们融合成人形机器人。

国投创新投资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王世海不无困惑地谈到:我们做产业投资的就是穿着西装下车间的人。很多做个伺服舵机加脑袋的TO-C机器人公司动辄估值就是50亿美金以上,而我们做工业协作机器人,搞了好几年,节拍精度达到0.01,也才能艰难地谈出十亿人民币的估值。,他质疑解决了工业痛点问题的机器人抵不过那些上床、进厨房的2C机器人在社会上的估值大。但无论怎样的估值倒挂,王总表示自己的投资选择是正确的,“可能我赚的钱是少的,但我认为这是很有家国情怀的事情。”

马益平观点:目前还应该着力在工业领域,包括物联网技术、工业系统的更新和智能化是目前的主战场。他更赞同国投王世海的观点,认为家居领域,既个性化又标准化的爆款产品如果能出现,未来的发展空间会很大,但目前还暂时还看不到希望。

王田苗观点:“服务机器人的门在敲 ,好像就是没有形态。

从对机器人行业的调研来看,在服务机器人单品领域,很多已经是世界第一了。王田苗举例说:无人机世界第一、教育机器人世界第一、绘画的交互世界第一、物流配送世界第一,无人车也即将世界第一。只是因为这些单品的瓶颈大概在100亿到500亿人民币,我们说要成为一个行业的颠覆产品必须要集中在一个痛点和一个基本形态上。 目前的状态就好像门被敲响了,门开后却还没有看到一个真实存在的有形服务机器人站在那里

马益平是一位国字号的投资界大佬,他认为无人机不仅仅是玩具,还是工具,应用领域很广泛;但是那种家居化的机器人,既能情感交流又可以做提高效率的工具,这样标准化产品的出现可能非常难,因为每个人具体的要求都不一致。

百度风投刘维观点:我觉得从终局讲,家庭机器人肯定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但不一定是像人一样什么都能干的固定产品形态,他认为无论家庭机器人还是工业机器人,在任何一个场景内,可能就是一个设备,或者一个部件,是多个设备无限连接。要解决对用户感知的问题,受制于屋内空间,未来的房间也许会变成全局感知的体系实时把这个屋子建模,有很好的定位感应。家中也许有不同的机器人,能与人交互......刘维认为,未来家庭的智能环境应该是体系结构化会有交互的操作系统,有统一数据标准,统一的各种叠加能力的资源获取方式,这也许是我们期望的智能家庭未来的终局。谈及实现路径,他认为先进技术的落地往往是螺旋上升刘维表示对此有很大的信心。

未来十年,将迎来工业科技的剧变。它是伴随着整个生态链模式的变化而改变的

人们将重新梳理所有的软件,材料装备,包括人机共融

王田苗认为,刚刚过去二十年,主要以电商互联网为代表拉动消费经济,例如饿了吗”、物流今日头条几乎以互联网形式存在着;未来十年互联网经济革命将持续发生,但重要的是将引起工业科技的变。主要依然因需求拉动,是来自政府需求”与“消费需求”——国防科技、航空航天、智能汽车、以及无处不在的交互,包括医疗,还有家用电器和家用机器人等等;其次因需求促使组织形态发生变化,供应链梳理后重新进行流程再造制造物流配送再作用到应用需求,以及无处不在的物联网 

王世海接过田苗老师话题怎么处理脚踏实地和梦想星空,让我们既有远方也有现实。我认为工业产业发生变化,归纳为未来智能化的特征,先进的算法,先进控制技术,网联化云计算,然后云网构成整个未来的发展体系。

他强调。我们在投资实践和企业实践过程中发现,也许有一些目标很虚,但我们坚持两点:第一,以智能工业机器人为切入点,这个核心不能变;第二,以智能装备基础轴承伺服电机激光器都是智能装备。这是我们投资策略。

张建伟:未来工业智能化和通过物联网带来的新革命,将融入三个虚流(技术流、知识流、金融流)和三个实流(人流物流和过程流)之中。这种运行在物联网云和人工智能多模态数据下的全生产生命链数据流,是未来十年产业制造方面变革的技术基础。整个产品的智能化,增效和增利,是核心的驱动力。为了减少流通之间的成本软件方面,优化供应链,使得企业的盈利率变高硬件方面,将用智能的视觉,智能的机器人,智能的装备使用工成本从少人开始至无人化这应该就是通过机器人化的转型未来智能工厂模式。   

关于投资,有人说:美元基金喜欢明星企业喜欢新经济,

人民币基金比较喜欢产业升级,产业转型,这是人们的偏见吗

王田苗:你会发现美元基金投的基本上都是全新的,感觉今天投就是明天十倍快速的,找流量,找痛点。

刘维很干脆:作为美元基金我们喜欢在社会转型升级中诞生出来的明星企业。

王世海原则性很强地表示第一,投资的国家战略方向不能变第二,投资是市场化运作,被投资企业之间的交易以市场化原则的;第三专业化管理。简单一句话:我们是穿着西装下车间的

创业企业很希望得到资本市场的投入造血和对资源的引导希望高估值,更多

的钞票粮草可以过冬,可以招更优秀的人,可以使投资渠道商更多的资源。

那么高估值对创业企业的优劣各是什么?  

刘维认为,早期阶段大家是能容忍高估值的,因为大家在更高估值他成长性,肯定能够定义未来的经济模式新的回报模式。高估值可以尽快甩掉竞争对手,才能最终实现最大的稀缺性价值,之后就应该回归理性,当然也有可能因为太高而掉下去摔死的。

谈到百度风投的投资立场,刘维说,整个社会资本当中我们这样美元基金希望能够给人类历史,给我们国家带来一个快速的跃升机会有点像运动制作撑杆,如果这个杆确实对行业发展起到了加速发展的作用就是值得的

马益平认为估值高和低可能是相对的。一般来说,企业创始人肯定希望自己高估值,投资人希望便宜。但事实上,如果企业状况良好,投资人和创业者的估值应该基本一致。否则,对整个行业投资创业环境都会引发不良影响。他指出,目前国内的情况就比较无序,因为备案的风投机构两万多家从事风投的公司,创业者更多资金来源不一样,出发点也各有不同,包括退出渠道也是不一样的。总之他认为目前的市场估值状况整体而言是无序的。

王世海感叹投资领域的无序状态:同样一百亿,有的机构从美国买披萨店回中国,我们买一个工厂回来。”他透露国投去年单笔投资没有低于4亿人民币,个项目基本平均在二三十亿。他说,我们容忍有一定的溢价,前提我们最终选择的是100%成功率。我以硬科技为切入点,你必须要有硬的东西一个舵机插一个脑袋我肯定不会投

高峰对话之后,优质项目路演开始,其中还穿插了另一场圆桌论坛“资本风向与创业指导”,论坛由真格基金投资合伙人、真成投资管理合伙人李剑威主持,讨论的话题围绕“资本广泛助力科技与产业快速发展的历史使命与时代契机?”、“创业历程中往往会出现很多的坑和风险,如何减少创业者的失败率?”“怎么能让创业者既仰望星空,同时又能脚踏实地,不忘初心”“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伦理问题与法律问题?”等话题展开。

【机器人·天使会】

2017年年初,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机器人研究所名誉所长,IEEE机器人与自动化学会北京大区主席王田苗教授已经成功上市的新松机器人公司总裁曲道奎和海兰信公司总裁魏法军共同商议,要为国家科技智能时代的到来搭建一个资本与产业对接的平台,中国机器人界三位导师级领袖一拍即合,机器人天使会应运而生。

科技部高技术发展中心刘进长研究员对此评论道:王田苗教授是原国家863计划机器人主题组的组长,国家机器人领域中最硬的专家之一,做技术的田苗教授看到非常多的创新创业企业需要资本支持,而这也的确是国内创业环境中的短板,于是他转型到投资方向上来,组织了天使会,推动资本和技术的对接,资本和成果的对接。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是真正为了国家机器人整体事业的发展在做贡献。

雅瑞资本运营总监安冉先生告诉记者,天使会以论坛、导师报告和路演为主要报告形式,至今已在北京、深圳、苏州和余姚成功举办6场,促成多项合作。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桂楷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