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军委给这两名医生记一等功 所为何事?

2017-09-01 15:29:05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作者: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8月31日下午,中央军委给解放军总医院医生陈香美、唐佩福记一等功庆功大会在京举行。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现年66岁的陈香美是肾脏病方面的专家,今年1月刚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无论是唐山大地震、汶川大地震、芦山地震,还是鲁甸地震,都留下了她忙碌的身影。

唐佩福教授是骨科方面的专家,今年1月也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在芦山地震时,他因保住了一名救援小伙的腿而受到广泛的关注。

病人去世令她暗下决心研究肾脏病

官方通报显示,陈香美系解放军总医院内科临床部肾脏病科主任医师,还是中国工程院院士。

1951年1月出生的她,1976年毕业于白求恩医科大学,1986年在日本北里大学获博士学位。入伍30年来在肾病领域取得一系列重大突破,研究成果在3000余家医院推广,惠及数千万患者。

据《中华儿女报刊社》报道,陈香美有一句常说的话:“八小时内出不了科学家。”她本人则是每天的休息时间不超过五小时,其余的时间,全部交给工作。

陈香美依然记得,刚刚大学毕业分配到长春市医院心肾科工作时的誓言。当时的中国,虽然是肾脏病多发区,可在这一领域的研究几乎还是空白,而陈香美诊治的第一位病人就是一位尿毒症患者。

(陈香美)

她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病人慢慢死去。“那天,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学肾脏病专业,不让这样的悲剧重演。”

赴日留学时,第一次见到导师,对方问:“你想做什么课题?”陈香美毫不犹豫,“我只想学不做肾活检,就能诊断肾炎的方法。”肾活检是诊断肾炎的“金标准”,但当时整个中国都没有几家医院能做肾活检,她想能掌握一种让不具备肾活检能力的医院也能诊断肾炎的方法。

“在日本的5年里,我很少在凌晨3点前睡过。我的博士论文是关于IgA肾病病理研究的,而这恰恰是我30多年后获得一等奖的基础。”她说。

唐山汶川芦山鲁甸地震她都曾救援

据《科技日报》报道,陈香美至今保留着一件普通的小鹿瓷器,这是一位患者的父亲送给她的。

那是她做完剖腹产后第7天,得知科里正在抢救一名严重急性肾功能衰竭的年轻患者,她头顶毛巾,裹得严严实实地赶到病房参加抢救,可还是没能救活患者。

这件事,让她难过许久,而这个瓷器也一直被她摆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别人也许会忌讳,但我不会。我不能忘记这个患者,所以更要想方设法去救治危重病人。”她说。

据云南网报道,陈香美共参加过4次地震的救援,无论是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还是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都留下了她的身影。

1976年唐山大地震,她以医学院学生身份进入医疗组参与救援,面对满目疮痍,她感受到的是深深的无奈,医疗条件落后,医务人员对挤压综合征的认识显然还太滞后,没有血透机,更多时候,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伤者逝去。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举国哀恸。接到命令的陈香美,没来得及回家,5月14日赶赴灾区。抢救小组先对骨外伤和肾脏损害特别重的病人进行抢救。在她的建议下成立了挤压综合征—急性肾衰竭重症治疗室,每天都要忙到深夜。

(陈香美在鲁甸震区)

2013年4月20日,芦山地震,陈香美再次背上行囊,连夜率领专家组于4月22日凌晨两点到达成都。抵达后立即进行地震伤员的伤情评估,研究和确定治疗方案,连续工作至4月23日凌晨,当天上午,陈香美又带领专家组赶往雅安继续展开救援工作。

2014年8月3日,云南鲁甸地震。“刚开始,我没有足够重视,因为看到是6级地震,按照往常判断,不会有太大伤亡,所以没有任何准备。”陈香美没有料到这次伤亡会如此之大——第二天凌晨3点,遇难人数刷新为367人。

8月5日凌晨抵达昭通,陈香美和专家组努力在72小时黄金救援时间内从死神手中抢过一个个危重病人。在废墟中被埋50多小时才获救的88岁老人熊正芬在重症病房,和正在为她查看病情的陈香美一同比着“胜利”的手势。老人除感头部疼痛外,生命体征基本稳定。

唐佩福:他保住了救灾小伙的腿

公开资料显示,唐佩福系解放军总医院外科临床部骨科主任。今年1月9日,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召开,由唐佩福教授、姚咏明教授领衔的创新性研究成果《严重战创伤多器官障碍与损伤修复的创新理论及关键技术》,荣获一等奖。

作为创伤骨科专家,他也曾多次参加抗震救灾。2013年《中华创伤骨科杂志》发表文章称,四川雅安芦山地震后,作为一名参与过汶川地震救治及多次灾难现场救援的创伤骨科专家,他自称具有不容辞的责任,第一时间主动请缨并得到院首长批准。

到达雅安的第一天,唐佩福一夜未眠。当时,一辆运送救灾物资的车辆在即将到达雅安时突发车祸,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王水平的右小腿被牢牢地卡在驾驶室里,不得动弹。

(唐佩福在震区)

“右腿血肉模糊,仅有一点点组织还连着,血液汩汩地往外冒,地上一大滩血。”唐佩福回忆,这样的伤势很有可能会被截肢。对于一位刚刚结婚、只有29岁,千里迢迢赶赴灾区赈灾的青年,这样的结果未免太过残酷。

“根据伤势情况,只要不超过6个小时,腿应该可以保住!”在唐佩福的指挥下,王水平被迅速推进手术室,止血、去污泥、搭韧带……“手术难度比较大,不仅要考虑保住腿,更要考虑到伤者在以后的生活中有一定的行动能力。”

4个小时后,当手术室大门推开的一刹那,王水平的同伴一拥而上,看着仍然健全的右腿,同伴们抱头痛哭,喜极而泣。

而当解放军总医院其他专家再次走入帐篷开始查房时,已经24小时未眠的唐佩福歪倒在帐篷里的地铺上,沉沉睡去。

原标题:中央军委给这两名医生记一等功 所为何事?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赵卫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