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与机器人给社会或人类会带来灾难吗?混乱、失业、恐惧? --- 凯文•凯利与中国机器人大咖跨界对话,未来科技烧脑(三)

2018-05-02 10:40:02来源: 中国科技网 作者: 史晓波

编者按:

5月16日下午,在宁波余姚四明山庄一间大会议厅里,来自全国各地从事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研究的学者、企业家,和KK的拥趸们济济一堂,共同参与了在王田苗教授主持下的跨界对话:

(一)科技改变世界,它像万有引力的重力一样是一种必然吗?

(二)当前人工智能最先可能在什么领域突破应用?为什么服务机器人一直没有爆发? 

(三)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给社会或人类,会带来灾难吗?混乱、失业、恐惧?

科技日报社记者史晓波受邀聆听了专家们热烈有趣的探讨并记录整理,本篇是其中的第三部分。

如同彗星撞地球概率会非常小一样,霍金、比尔盖茨、马斯克他们害怕会有一些超能的机器人来控制人类,他们担忧会有灾难性的后果。凯文·凯利说:“关于机器人控制人类,我认为不是必然要发生的,虽说可能性大于零,但还是不太可能发生。”KK在与我国4位顶级机器人大咖对话中阐述了他许多深思熟虑的观点,并兴致盎然地与大咖们一起烧脑2049的未来科技。

 

三、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给社会或人类会带来灾难吗?混乱、失业、恐惧?


Q

王田苗问:“你在书中有一个观点,人造的东西会越来越接近生命体,人的生命也越来越工程技术化,是什么理由你对未来的趋势有这样的思考?”

KK回答:“人和科技起源于同一生物学,这是我对科技的理解。在科学技术日趋复杂的时候,我们会趋向于运用同一生物学原理。例如网络用防御系统对待病毒,就像我们用免疫方法治疗机体的病毒一样。不是机器人会更像人类,而是机器人会更有生命。”

“按照你的判断,人类社会与物质社会之间有一个类生命体,是生物—机电—人工智能的社会?”王田苗教授继续发问。

 KK解释到:我们还会是人类,机器也依然是机器,会有一些人想要成为一半人,一半机器。有些人不愿改变他们的肉体,有些人想明天就改变。未来会是一个混合体,不仅只有人类或机器,还会有混合体。

Q

王田苗问KK:“未来机器人会成为平等于人的生命体吗?”

KK认为那是一个太遥远的话题,也许会发生,但会很慢很慢。他把话题拉回来,我们说说现在吧,半人半AI将会是最厉害的,就像半兽人。你看最厉害的国际象棋选手不是人也不是AI,而是半人半AI。因为AI和人的思考方式不同,当我们有了两种不同的思考,就会很强大。也许还有其他种类的AI和人结合,可能会更强大。当然会有一些文化、情感、伦理和哲学的问题,这些人类现在还没有想明白。

Q

王田苗问:由于科技的发展,人的需求,会出现一个人机共融的中间体,或者说人机混合体。例如我用机器把自己的心脏换了、眼睛换了、上肢换了。那么这个人机混合体有没有定义?

吴旭认为这样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科技问题了,它涉及到社会学、道德伦理学的问题,范围更广泛了。他相信今后总有一天会进入到这种状态,但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曲道奎指出,机器人伦理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目前人们已经将机器人三定律扩展到六、七条了,其中后面就有对未来人的定义,你是一个自然的生物人,一个机器人,还是一个机器与人的混合人。中国有一个国家机器人标准化总体组,也开始关注面对未来机器人的伦理道德规范研究,要专门搞一个小组,要吸纳社科院关于人文道德伦理的一些研究专家参加。

KK表示赞同,指出随着科技和网络的发展,如果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将会对人类十分有益。


Q

王田苗问:由于技术的发展和推动,会不会真的让更多人最后没有工作?像司机、交易员、医生、教师?

 KK认为,人被机器替代的是那些基于安全、效率、重复的工作,也许卡车司机会被机器人代替,但开车上山,还需要人来驾驶。X射线诊断会交给AI,我们需要AI来快速诊断,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快捷的医疗。KK形象地打了一个有趣的比喻:100年前,75%的美国人是农民,如果允许让我们回到100年前去对那些农民说,未来你们都没工作了,他们一定会问我们还能够做什么?我会告诉他们可以做网页设计师、可以做瑜伽教练、可以机器维修……是的,未来AI和机器人会让我们发明很多新的工种,只不过我们现在还不太确切地知道。

 甘博士比较乐观:人活着干什么?是想干自己感兴趣的事,做一些有创意的事。你不愿意干一些重复的工作,就由人工智能替你做,将人解放出来。AI的算法、设备、大数据的处理等等又会给人们带来新的工作机会。

  曲道奎的观点跟甘中学博士略微不同。他认为就业和失业基本上是工业3.0以前的概念,人为什么要就业,就业主要目的就是解决人类的生存与生活费问题。这一次人工智能的革命肯定会创造新的工作岗位,但肯定还会有一大批人失业。技术红利完全可以替代过去很多需要人类来做的事情。而人类的劳动强度和工作时间都会因此大大减轻和缩短,这肯定是一个趋势,是社会进步的标志。

 吴旭表示只要心不失业,就一定不会失业。以前我们七天工作,现在五天,互联网时代已经将我们的生活状态改变了,或许以后我们只工作3天。

Q

王田苗问:霍金等物理学家对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抱有一种恐惧,因为在他的很多发言中都表示觉得科技迭代更新和繁殖速度太快,而自然界里面的繁殖却需要漫长时间。KK你同意霍金的看法?

 KK摇头表示:我认为彗星撞地球的话概率会非常小,而霍金、比尔盖茨、马斯克他们害怕会有一些超能的机器人出现来控制人类,他们担忧会有灾难性的后果,为什么要有这样的忧虑呢?关于机器代替人类,我认为不是必然要发生的,虽说可能性大于零,但还是不太可能发生。

Q

最后,王田苗问:中国与西方相比,中国在哪些方面能更好地推动智能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发展?

几位大咖一致认为,在市场需求上,中国有巨大的优势,有最好的应用场景和市场;因为资本的活跃,在资源创新领域也很有活力。我们的劣势在技术的积累上,创新刚刚起步。但中国人实干精神强,到2020年,中国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创新大国,在某些特殊领域,我们与世界相比也许有一些差距,但是在大部分领域我们会有一个创新的爆发点,赶上去。


    甘中学强调:人工智能时代是华人的时代,现在全世界做人工智能的华人占43%,中国人的聪明毋庸置疑。中国人讲天人合一,和谐共生,因此21世纪一定是中国人的世纪。

在座的机器人专家们一致认为,从现在起到2049还有32年,正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周年,相当于30年的预测。未来的世界在科技驱动下一定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切皆有可能。即是渐变的,也是突然的,但一定是深刻的。那时手机应该会被机器人替代,汽车应该是两栖或者三栖的,可以飞,可以下水。未来应该是人和机器人共享的社会,而所有这些变化都围绕着人的健康、出行、交流以及食品展开,这四方面变化的融合就是未来科技,我们相信这种变化对社会和人类是健康和正义的。

凯文·凯利与参加第四届中国机器人峰会闭门讨论的部分专家们合影留念。

对话嘉宾:

凯文·凯利(Kevin Kelly),他被称为未来科技预言家、互联网预言家等,被看作是“网络文化”(Cyberculture)的发言人和观察者,他是美国《连线》(Wired Magazine)杂志创始主编,也是《全球概览》杂志(The Whole Earth Catalog)的编辑和出版人。 

王田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长江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博导、原国家863机器人技术主题“十五”、“十一五”专家组组长,雅瑞资本与真格基金科技首席顾问。 

曲道奎,中国机器人第一股-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公司总裁、国家机器人标准化总体组组长、国家863专家、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博士生导师、中国机器人技术创新联盟主席。 

甘中学,国家“千人计划”首批特聘专家,是智能制造与能源系统工程的跨界专家,早年在ABB自动化领域做全球首席科学家,2015年起担任宁波智能制造产业研究院院长,国家“973”计划首席科学家、国家“十二五”863计划专家。 

吴旭,启迪创投董事长。

(全文完)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桂楷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