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机器人峰会】高端访谈(上):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发展趋势

2018-05-02 10:07:49来源: 机器人峰会 作者:

非交流难见进步,惟科技予人自由。第四届中国机器人峰会于5月16日举行了一场囊括海内外机器人专家的高端访谈,访科技前沿,谈未来发展,精彩纷呈,邀您共享。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黄广斌,德国汉堡科学院院士张建伟,国家芜湖机器人产业集聚区领导小组组长张东,IEEE RSA候任主席席宁,浙江大学现代工业设计研究所所长孙守迁,日本名古屋大学微纳机电系统实验室主任福田敏男,俄罗斯斯科尔斯沃基金会机器人中心主席Albert Yefimov,七位大咖共聚一堂,共同探讨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发展趋势

刘进长:

高端访谈主持人刘进长

今年峰会特别感谢我们会议的主办方和协办方,尤其感谢的在座的各位,刚才我们专家已经说了,时间已经很晚了,但是在座的依旧还在听我们今天的高端访谈,因为这个才是真正的机器人迷或者机器人爱好者的创业力量。 

今天的访谈,我觉得确确实实特别的难得,因为今天一天大家也看到了,信息量非常的大。头脑风暴了一天,一天的时间大家没有一个好的机会,能够跟专家做特别贴切的交流,还没有一个问题能提出来,今天这个机会留到最后,就是希望大家能够有特别好的问题。

我们介绍一下在场的嘉宾: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黄广斌

刘进长(左),黄广斌(中),张建伟(右)

德国汉堡科学院院士张建伟

黄广斌(左,张建伟(右)

国家芜湖机器人产业集聚区领导小组组长张东

张东(左),席宁(右)

IEEE RSA候任主席席宁

张东(左),席宁(右)

浙江大学现代工业设计研究所所长孙守迁

日本名古屋大学微纳机电系统实验室主任福田敏男

孙守迁(左),福田敏男(右)

俄罗斯斯科尔斯沃基金会机器人中心主席Albert Yefimov

Albert Yefimov(前)

刘进长:

我占先机先提几个问题。今天的题目是《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发展趋势》,我想问问各位,个人的观点,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有什么样的关系?到底是如何交叉合作的?每一位专家用简单的话说一下。


 黄广斌:

今天我学了一天,信息量确实比较大。我觉得未来的发展趋势就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会越来越紧密早期的机器人,我认为可能更多的情况下,是以自动化为驱动,但是将来也可能是人工智能变得越来越重要。到某一天,可能我们都不一定是人工智能在后面,因为机器本身也有学习功能,所以机器学习的概念和现在的机器学习概念又不太一样,所以总体的趋势会越来越紧密


如果从人工智能角度来说,我们现在很多人谈人工智能就是谈云智能,是在云端需要搭服务器数据,机器学习就是要本地化学习,小数据学习,快速学习,所以人工智能发展的趋势应该是硬件的发展,应该从云端走向终端、走向机器人所以这方面的合作趋势应该会更加的明显。


另外一个明显趋势,就是我们以前用的机器学习都是大的服务器GPU,现在的趋势就是将来会有芯片。当芯片技术发展成熟的时候,机器人会更好,机器人变得更加的灵活,更加的像人一样。所以,我认为将来的趋势其实是越来越融合,越来越贴近生活化,越来越感觉真有点像人的感觉,所以叫机器人。谢谢大家。


张建伟:


我接着黄广斌教授的观点谈,如果我们现在从机器人2.0和工业4.0的角度来讲,我想我们就比较能清楚的看到,为什么人工智能还在机器人里头有这么大的作用。我们传统的工业机器人,可以说是1.0的机器人,你编一个程序,它能够执行你的程序。现在更多的应用,在工厂里人机共融的场景,甚至离开工厂到医疗自动化、家庭自动化,这些应用要求我们有2.0机器人,包括机器人传感越来越丰富,交互功能、学习功能、记忆功能,每一个功能的加上都离不开人工智能


另外,从工业4.0角度讲,我们把机器人看成一个智能制造或者是一个社会整个系统的一个节点的话,我们也能够在里面找到非常多的智能制造的应用,每一个环节都有智能制造的应用,从机型的设计,从大数据总结机器人设计、仿真等等。生产有工业4.0,很多智能的规划,包括整个售后服务和整个机器人在一个系统里都有人工智能的应用。


我觉得从这两个角度来讲,我们可以看到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每一个环节都可以有垂直领域的结合,我想这也有很多的创业、创新的机会。


张东:


我来谈点感受。我在芜湖国家机器人产业集聚区负责产业布局的,目前我们正在抓紧布局下一代的工业机器人。我们下一代工业机器人是要解决目前工业机器人应用范围不广,而且不太好用的现状。下一代工业机器人布局有五大板块,一个是大脑,在大脑里面有非常多跟人工智能密切相关的,包括学习能力、判断能力和决策能力。还有一个就是基于未来工业机器人应用里面的一个非常大信息量的数据库。专家系统,在每一个行业应用的时候,往往是通过机器人的这种视觉、力觉、或者各种各样的触觉自动调取数据库。从这个角度来讲,我感觉未来人工智能支撑下一代工业机器人的整个体系。

席宁:


首先谢谢大家,谢谢刘教授。说到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人工智能是一种方法,处理信息的方法。有了信息以后,通过一些方法进行处,然后进行优化、决策,从信息数据到决策中间的一些方法。人工智能以前,也有一些方法,人工智能是一些新的方法。


机器人里面有三个部分:第一是传感部分,就是从外部世界获取信息;第二部分有一个决策的过程,通过这个信息进行决策;之后,机器人还有一个执行这个决策的功能,就是驱动功能,有电机,有机械的、机身这些东西。所以你看到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中间有交集,就是人工智能在机器人里是对信息进行处理的,处理之后,这些决策通过电机作用执行,到外部世界。


人工智能不仅用到机器人,还可以用到别的决策过程。比如金融,你的投资也有一些信息决策,然后执行这个决策。医疗乃至于社会、交通都有这种过程。所以这两个东西有一定的交集,但是也有各自的特点。


孙守迁:


组委会几天前要我跟大家一起做一个简短的发言,我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因为我和浙大老校长以及刚才也在场的朱书记,还有潘院士,我们做了三件事情,我就作为代表来讲一讲:第一件事情是做创新设计战略研究,中国工程院重大咨询计划,这个已经写到中国制造2025里面去了;第二件事情是跟潘院士做了数字创意产业重大行动计划,中国工程院跟国家发改委的重大计划,在2025年前要实现8万亿;第三个是协助潘院士做了人工智能2.0工作,我也是参加成员。


我跟潘院士说,我就是做两件事,一个是把人工智能用于创新设计与机器人结合起来的领域,这是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是把人工智能用在数字创意与机器人结合的领域


从第一件事情上面,我本人以及我的伙伴,上午杨院士也谈了外骨骼机器人,我跟杨院士,朱教授以前都是机械系的,做机器人,后来到了计算机学院,在人工智能所做博士,最后做潘院士助手一直到今天。所以我现在还在做,设法把外骨骼机器人这块,能够不仅仅应用康复领域,进一步用到更多的领域。比方说,军事领域。有位少将朋友跟我说,假如一个空降兵投放下来是穿了外骨骼系统机器人,一个装置的话,它的投放作战能力是非常强的。敌军要打坦克很容易,打单兵很难。所以他们考虑用导弹系统,把这个系统能够用在个人士兵系统上面。另外救援也需要外骨骼机器人。还有在四川的一个研究院,他们说外骨骼机器人还可以用在光学重大装备上。


另外,我们又参加了中国农业大学在农业装备的这块领域尝试的可能性。我发现我的伙伴都到工业里面去,都在车间里面竞争,今天很多展会,我看到很多机器人在车间里面,而在农村、户外,非结构的机器人展示的成果非常少。所以跟山东几个公司考虑让智能农业装备,这块空间很大。德国人,除了工业方面都往农业、林业机器人方面转移。这是我们工业4.0可以考虑空间。


第二数字创意远,我前段时间跟踪博士去考察,说他们的王阳明机器人给我们展现了河姆渡文化。这方面的展示,把文化融合进去,所以想进一步在这方面走向结合。22日,我陪潘院士到宁波方特,一个影视工厂、游乐工厂,把大量的机器人转移到动漫、影视、娱乐这些场所。在座的各位,这又是有很大的发展的空间。我觉得人工智能跟数字创意结合有很大的舞台。我觉得大家可以在这方面一起探讨,看看未来成长的可能性。谢谢。


福田敏男:


我来自日本名古屋大学微纳机电系统实验室,在过去的35-40年的时间里,我们已经看到机器人有很大的发展。人工智能在一开始的时候,它就和我们手术外科医生机器人进行了整合,所以机器人总是和电脑,总是和一些人工智能进行结合的,实际上它们是结合在一起的,不能分离而为之


20世纪80年代我们计算能力不断提升,因此,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有更多一些行业的应用,进行一些操控,比方说像一些移动机器人。这种情况之下,我们也有了PDP和其他的一些应用。1987年PDP的机器人,也成为一个很好的工具,有了欣欣向荣的发展。这个应用有限,但是有很大发展空间。


到了今天,我们有了深度的学习,人工智能会发挥更多的作用。过去很多时候,我们把AI都认为是计算的一些智能,不认为是人工智能,后来我们才有了进一步的深入理解,有了人工智能概念的提出,并且有强化一些学习和机器学习想法的提出。现在机器的计算能力飞速发展,像Alphago,也是人们一直在说的人工智能,但是要记住,人工智能不能够独立解决一个问题


但对于我们的一些拓展来讲,它能够搜集一些不同的数据,那这些数据可以发挥它的作用。但是这个时候,只有人工智能还不足以解决问题,有的时候需要多个领域的合作,需要多个领域的拓展。


有的时候,搜集数据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此基础上还要对数据做一些工作。谷歌,如果它只是做数据搜集是不能成功的,因为很多时候它的体验是很难做到的。对机器来说,是很难体验的,但是对人来讲,我们可以学习,我们向外部环境学习,并且我们有这样一个细胞可以进行记忆和思考,这个时候人和计算机之间、人和机器人之间有很大的差别,这是最为重要的。


今天,我们有将AI和机器人结合在一起,我们可以把机器人做得非常聪明,但还是以一个域为基准的,在这个域当中没有问题的,但是在域之外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在这个域之外,机器人没有办法体验,也没有办法完成这个功能,而人是可以做到的。我们必须要让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学会学习


第二就是机器人是好事,但是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需要这样一种柔性的方式,一种行为的方式,不仅仅是智能,智能实际上是IT信息技术的一个角度。我们希望机器人有更多的功能,它能够实现人机之间的互动,与外部环境进行互动。比方说我把这个手机拿给他,但是机器人没有办法把这个手机还给我,这就是它的差别了。机器人也是我们实现更多自我的更近一步。但是更多这样的人工智能,我们称之为大数据的搜集的结果,我们有很多的定型的数据,这是机器人可以做的,从定量角度可以做到。那么,对于机器人来讲,这也会是很好的一种设备,可以搜集这样一些好数据,以科技量的方法搜集这些定型的数据,通过传感器、通过其他的一些渠道,在很多的领域,比如医疗领域,还有其他的领域当中搜集这样的数据。


第三点,很重要一点就是时至今日机器人,它还不是有机的机器人,我们需要有更多的有机的机器人,比方说像柔性机器人,或者类似于仿真机器人,这些类似人的机器人。这样的话,我们有更多的可柔性系统的一个生成。


第四点,大家不要忘了,很重要一点是教育。大部分的时候,人们都说好的好的,没有问题,但是我们需要人力资源做这个事情,构建这样一些好的机器人,所以教育在这里有了作用,像我们高中、大学,这些时候是非常重要的,没有教育的话,其他的一些都是空谈,你不可能生成很好的机器人,所以我会强调教育是最重要的基础式工作,它能够帮助你生成很好的机器人。就说这么多,谢谢。


Albert Yefimov:


我来自俄罗斯,在俄罗斯来讲,有20多个初创企业做机器人业务,很多在俄罗斯开展研究。我们这个研究中心,不仅仅是业界的组织方,同时也是观察者,能够不仅仅从各项目的角度,也是从行业的角度把握整个方向。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个人观察和体会。


首先,为什么我们在这里提到AI和机器人,因为这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个时间,在人类历史上,我们有了很大的变化,因为人不仅仅和这些设备进行力量上的竞争,还在智力上进行竞争。通常我们由三个东西驱动,包括人力资源,资本,生产力。我们相信在这个时间点上,可能有劳动力,生产力,还有人工智能都可以发挥作用,如果你能够允许这些经济同时应用的话。


我们这里说到工业机器人,但是想象一下,如果所有的传统工业机器人,都能够进行深度学习的话,那就意味着你有这样的能力很快学习一些新事务。上一代机器人,通常情况下要进行重新编程,要写一个软件,但是下一代的机器人,它们往往不需要这样,它们只需要向人学习,有的时候都不一定需要向人学习,这个人不一定来自这个国家,有可能来自其他的国家,这样就会对经济带来很大的调整。这个时候我们不再以传统的方式进行竞争,像资本、劳动力。对于机器人来讲,机器人本身是资本的产物,现在我们用人工智能进行竞争。


我们现在正在朝着一个世界发展,在这个世界,我们会对人进行智能的各项放大,通过这些设备会对人进行分类的运作,设备能够更好的去履行不能履行的功能,这个就是完全人工智能的时代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但不是生产的问题,其实是分配的问题。俄罗斯基金会总是考虑,机器人产业,怎么样把少数人受益变成要让大家都受益。


对于人工智能来讲有两个冬天,一个冬天是1950年,另外一个是70年代。我记得我的老师告诉我,你不要做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在走下坡路。当然我们会有比较大的人工智能的潮流,大家要能够善用,但是也要有所准备,在大潮之后往往是冬天,大家不要太过于乐观。这个行业上上下下是非常正常的,人工智能也难逃这样起伏。所以我们提到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因为现在我们的一些产品和服务已经变成了整合。我们的产品是技术,其实就是机器人,它是一个物理的载体;就服务来讲,是非具体的,是抽象的,它可能是人工智能,想象一下,我们总是需要有把形态的机器人变成人工智能,我们把有形的变成无形的。这也是一个难点。


刘进长:

总的来讲,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还是两个不同的分支,但是这两个分支又是不可或缺的,是不能分离的双胞胎。所以,我们国家无论从机器人还是人工智能角度都设立了相关专项,对这方面做大力支持。时间非常宝贵,我把提问的机会让给咱们下面的听众,看看各位还有什么想跟在座的专家交流的,这个机会特别难得。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桂楷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