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斌:征战海外20余载 勇做“一带一路”建设时代先锋

2018-08-23 09:17:05 来源: 央视网 作者:
蔡斌,一带一路,

引子

习近平总书记说,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

天还没有亮,阿拉伯海风夹裹着淡淡潮湿,向北海岸阵阵袭来。也就是在5个小时前,卡西姆港燃煤电站经巴基斯坦中央购电局签署的批准函,于2018年4月25日0时0分正式进入商业运行。

虽然,这里的高温、高盐、高湿气候环境,曾让他的鼻炎频频复发,因呼吸不畅而不时抬起双臂。今天,呼吸似乎比往常轻松了许多,他沿着熟悉的路线,对满负荷发电的厂区电站进行着“巡视”,脑海里又对它进行了一遍梳理,让记忆安放的妥帖些。

蔡斌,中国电建海投公司副总经理兼巴基斯坦卡西姆发电有限公司总经理,这座傲然屹立的现代化电站,是他和几千名中巴两国员工共同奋斗的成果。3年了,当梦想照进现实,中巴经济走廊新添璀璨明珠一颗,他的身上又多了份岁月沧桑和风雨磨砺的痕迹,肩周炎隐隐作痛,高血压长期服药,天际线不断后移,最后不得不剃了光头,但他依然精神抖擞,步履铿锵。

阿拉伯海直通印度洋,站在这里就像是在和世界对话,这座电站将点亮一片可期的未来,如果没有这座电建,该是另一番逊色。3年辛苦不寻常,艰苦卓绝终有时,终于到了交工的那一天。蔡斌,抚摸着光洁的清水混凝土立面,反复游走着每一个细节所呈现出的工匠之美,恋恋不舍,感慨良多,此心早已许电建,一肩风雨尽成诗。

三十载电建生涯,二十年海外漂泊。蔡斌主持建设10余个大型国际水利水电和火电工程项目,总装机容量超1000万千瓦,也是中国电力建设企业 “走出去”的践行者和见证者。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算机缘,当仁不让;论担当,责无旁贷。他总是在关键时刻扛起了千钧重担,如同老黄牛般脚踏实地,埋头耕地,又犹如海燕般翱翔在时代的风头浪尖。跟他接触过的所有的人,都曾被他“折腾”得不轻,但所有人又都在佩服他、心疼他:生来一副铁肩,倾注满腔热血,人生当应如此,执意追寻光明。

(一)

湖北,中国中部,长江中游,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坐落在这里,南水北调工程的起始点也在这里,星罗棋布的湖泊和交错的河流编织成一派水乡泽国风光,被誉为千湖之省。武汉,湖北省会,别称“江城”,九省通衢, 长江、汉江交汇于此,江河纵横、湖港交织,又称千湖之市。

水,滋润着这片土地,养育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1964年,蔡斌就出生在这里。

蔡斌的父亲是从朝鲜战场下来,转业到湖北水利厅的新中国第一代水电人。从2岁起,蔡斌便跟随父母,转战丹江口、大渡河、330工程(葛洲坝),开始了“颠沛流离”的日子。高大的大坝和父亲同样高大的背影,成了蔡斌童年时光里难以抹去的记忆。

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子承父业成为最传统的就业模式。1982年,蔡斌考取了长江水利水电,三年后,蔡斌怀揣着优秀毕业生的证书,沿着父辈走过的足迹,走向高山峡谷、大江大河,职业生涯起步的第一个十年,全部奋战在最艰苦的施工一线。

四川二滩水电站,这座位于四川攀枝花市雅砻江畔的水电站,也是中国在二十世纪建成投产最大的电站,总装机容量330万千瓦,年发电量170亿千瓦时,计划动态投资330亿元,其中向世界银行贷款9.3亿美元,这是世行成立以来对一单项工程最大的一笔贷款。

而按照世行贷款的规定,主体工程的建筑和主要设备的制造,均须用国际招标来确定承包商,工程建设上要全面推行菲迪克条款管理,即实行全新的业主责任制、招标承包制、工程监理制和合同管理制等等。

而承担地下厂房施工的二标,是由德国的霍尔兹曼、霍克梯夫和中国的葛洲坝工程局3 家公司组成的联营体中标。

这是一项足够浩大的地下工程。在4年多的时间里,整个工程的开挖量将超过900万立方以上,包括地下厂房、主变室、左右岸的导流洞和泄洪洞、6条引水洞以及电梯井、电缆协井,还有若干条交通洞。

在同样庞大的施工组织框架下,洞挖部无疑是最核心部门之一,承担着施工组织和工程管理工作。1991年,已经在葛洲坝工程局工作6年的蔡斌被派往二滩施工现场,担任洞挖部洞挖科副科长,在地下30米,开启一段不寻常的经历。

蔡斌的搭档,是德国霍尔兹曼公司工程师帕铂罗·梅尔。“帕铂罗,是标准的德国人,他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以及对职业的高度忠诚,深深的教育了我,影响着我。”每当谈到这位20多年前的“洋老师”,蔡斌至今感念在心。

帕铂罗·梅尔同样对这个小自己8岁的中国小伙赞赏有加。“Mr. Cai,勤奋好学,严谨细致,跟我们德国人非常投缘,是我最得力的帮手。”

每天早7点入洞,晚上7点出洞,12小时满负荷工作状态。每天蔡斌和帕铂罗·梅尔都要对于地下工程所有工作面细致排查,一个不漏,全部到位。下班前,每个工作面的详细进展,全面准确无误,填写入《施工日志》,包括每个工作面布孔情况、爆破效果情况、实际用工情况、设备、耗材、进尺,这项心思缜密的工作至少需要1个多小时。

在行为心理学中,人们把一个人的新习惯或理念的形成并得以巩固至少需要21天的现象,称之为21天效应。这是说,一个人的动作、或想法,如果重复21天就会变成一个习惯性的动作或想法。

也就是在二滩的3年多时间里,蔡斌养成诸多受用终身的工作习惯、学习态度和先进理念,树立起兢兢业业、追求完美,要做就做最好的职业操守。

现在,人们走进蔡斌的办公室,不论环境如何恶劣,工作多么繁忙,室内总是一尘不染,办公桌上永远井井有条,这全是蔡斌一人打扫收拾。

“每天至少提前一小时到达办公室,可以静下心来处理文件,同时可以获取信息,深入思考,明确重点,等到上班时间,各种汇报、请示、安排等工作接踵而至,一天的工作可以有序开展,忙而不乱。”

就是在二滩,蔡斌练就确定了自己的英语水平,实现英语无障碍交流,可以用英语书写技术方案和商务文件。即便是这样,二十多年来,蔡斌每天听CNN、BBC,做到了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用他的话说,不学习,不读书,不及时获取新的信息,很快就被这个时代所淘汰。

更为关键的是,在二滩和帕铂罗·梅尔等外国专家的合作,让蔡斌和中国的水电建设者们,第一次获得欧洲发达国家,在水电站土木工程管理先进的经验,特别是其管理理念和思路。这个被誉为国内的首个“国际项目”,使得中国水电行业施工水平、装备水平,从小米加步枪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对后续的小浪底、三峡工程起到重要的承上启下示范引领作用。

地下鼹鼠般的工作,虽然是披星戴月,两头看不到太阳,但蔡斌的职业前景已经被照亮。

前景是光明,道路往往充满曲折和坎坷。就如同中国企业跨出国门一样,现在可以说是万吨级巨轮乘风破浪,但刚开始时,只能算是舢板小船,迎接海上风雨的洗礼。

1996年,尼泊尔齐来米水电站,装机4万千瓦,机组虽小,却意义重大,这是中国水电企业第一个海外EPC项目。从最初欧美国家企业的分包商,再到国家窗口公司的分包商,一步跨到EPC承包商,很多人对此一脸茫然,国际市场经验几乎为零,“交学费”也就再所难免。

“从投资方的角度来说,作为业主方,概算成本管控好,投资收益也非常好,但对于我们EPC总承包来说,却是差强人意,交了巨大的学费。”二十多年后,对于蔡斌来说,当初这个项目给他带来的震撼和冲击依然是巨大的。

这种记忆,就如同少年青春时期的第一次苦恋一般刻骨铭心,但他相信:推开了一扇不曾开启的窗棂,在风雨过后,看到必然是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

是的,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轻视中国人的勤奋和努力,学习与赶超的能力让所有人惊叹。

短短4年后,蔡斌接手负责叙利亚迪什林电站项目,大施拳脚,一展抱负,2003年初便顺利实现投产发电,整个工程的形象进度和合同经济指标均为优良。

虽然,现在的叙利亚国内战火纷飞,满目疮痍,但当初由蔡斌负责主持建设的迪什林水电站6台机组中的2台机组,仍然在战火中正常运转,坚持发电,支撑着叙利亚北部的电力供应。

对于已在海外闯出名堂、小试牛刀的蔡斌来说,更广阔的世界等待着他去点亮。

马来西亚,世界第三大岛加里曼丹的巴雷河上,建设的是一座拥有205米高的世界第二面板堆石坝,总库容比三峡工程还多47亿立方米,被誉为马来西亚的“三峡工程”。

电站由马来西亚本土公司Sime Darby和中国水电组成的联合体作为EPC总承包,聘用了加拿大公司负责管理全面施工。然而,两年多过去,严重滞后的工期,证明这项管理模式是失败的。

一味迷信欧美西方企业,严重缺乏大型水电工程的施工与管理经验的马方,不得不调整思路。由时任中国水电集团总经理郭建堂组织了一个新团队,蔡斌火线加盟中国水电,作为中坚力量,进驻接管项目建设,半年时间内彻底扭转了工程延误的趋势。

历史往往就是这样创造,深耕细作海外十几年的中国水电,终于等来了厚积薄发的时刻,在巴贡水电站,检验出中国水电“走出去”的十足成色。

作为土建总承包商主要负责人的蔡斌,一马当先,冲锋在前,工期最紧张的时候,亲自带着工人爬边坡,抬设备,渴了喝溪水,饿了啃面包,硬是创造了月开挖土石方208万方,并以连续11个月开挖强度超过150万立方米的速度,写入了中国企业第12批新纪录。

在巴贡,中国水电的施工技术也得到了突飞猛进,捧起了我国工程建设质量最高荣誉——第一个海外工程金质奖。

巴贡水电站无疑将成为中国水电“走出去”的典范之作载入史册,中国水电从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到扬帆出海,前后不过20年。

当被问及被誉为“小联合国”的巴贡水电站,与曾经同样被誉为“小联合国”的四川二滩,到底有什么区别时,蔡斌不无感慨地说:“区别就在于以前我们完全是当学生,但现在我们有了底气和实力,可以同台竞技,各显神通了……”

2010年10月13日上午9时30分,马来西亚巴贡水电站项目下闸蓄水,顺利完成重要节点,美丽的婆罗洲岛热带雨林里即将呈现“高峡出平湖”的壮观景象。

(二)

这是一条多彩的水系。生活在青藏高原的藏族人相信,唐古拉山北麓的群山都是圣山,这里淌出的水最终被称为澜沧江-湄公河。这条全长4909公里的河流,是世界第六大河流,也是亚洲最重要的跨国水系,大河流经的地域范围,串联起中国、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六个国家。

老挝,中南半岛北部唯一的内陆国家,却蕴藏着湄公河70%的电能储备,全国200公里以上的河流有20余条。同饮一江水,共唱友谊歌,使得老挝成为中国水电企业最早涉足的海外市场之一。

2008年,在老挝北部琅勃拉邦省普坤县境内的大山深处,一座名叫南俄5的水电站开工建设。

虽地处深山,却影响深远。因为,这是水电建设集团第一个以BOT方式在境外承建并开发的水电站项目,也是中国企业在境外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以BOT方式开发的水电站项目,这标志着中国水电继竞争性投标、出口信贷之后,在实施国际化战略方面又迈出了一大步,是中国水电落实国家“走出去”战略的又一次全新尝试。这个项目的成败,直接也将影响着中国水电今后在老挝市场的开拓。

然而,老挝北部川圹高原的高山丛林,恶劣环境,却给了这群开拓者以下马威。

2010年5月,中国水电国际公司领导一声令下,蔡斌紧急驰援南俄5。

现场状况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工程进度缓慢、严重拖期,按期蓄水发电既定目标,留给蔡斌和项目职工的时间只有不到两年了。

蔡斌心急如焚,那双常常因为熬夜而泛着血丝的眼睛,已无暇顾及老挝的秀美景色,旖旎风光。

通过一周多的现场调研,蔡斌很快得出了结论,把工期抢回来,关键在于增强现场施工力量。很快,相关调整方案,上报总部,得到领导同意。

首先,是理顺合同关系,按照各单位实力状况,对引水隧洞等施工合同任务和工作面重新进行了调整划分,一大批新鲜血液补充上来;

其次,强化工程局直管项目的现场管控体系,提高现场管理效能,进一步明确可行的关键路线和重要节点;

当然,还要做好“粮草供应”,加强项目现场的人力设备资金配置力度,短短半个月,为项目争取到了3000万资金,保证项目有米下锅。

三板斧下去,剩下的就是扑下身子苦干了。

引水隧道地质条件恶劣,坍塌渗水严重,是制约工程进度的关键,蔡斌踏着齐踝深的泥泞,深入到掌子面摸清情况,通宵达旦与参建单位一起剖析问题症结,制定了“短进尺、强支撑、勤观测”的施工方案,大大推进了施工进度。

现任南俄5发电公司安全环保主任的王红,现在还清晰的记得在机电安装的最后关键期,蔡总白天忙着外围协调,等到国内总部和老挝政府部门都下班了,他又跑到20米下的地下厂房,每天晚陪着大家奋战到凌晨。

“能和一线员工共甘共苦,这样的领导那里去找?你说大家伙干活能没劲吗?” 王红感慨地说。

上天不负苦心之人。2012年12月2日,南俄5进入商业运行期,比原计划提前了整整一个月。

但此时蔡斌的心里却一点都不轻松,因为几乎是在他把南俄5的担子扛在左肩的同时,牵头负责老挝南欧江的任务则压在了他的右肩上。

南欧江,作为湄公河左岸老挝境内最大的一条支流,南欧江流域面积25634平方公里,河道全长475千米,天然落差约430米,水能指标优良,且位于老挝人口相对密集、发展速度较快、电力供应紧缺的北部,是老挝政府极力推进开发的水能资源基地之一。

早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俄罗斯、挪威等国家的咨询公司,以及中国的多家咨询公司,就南欧江水能开发先后提出过诸多规划方案,但这些方案大多基于形成高坝、大库进行规划,对老挝的国情、民情和国民经济现状及发展考虑尚不充分,始终未获老挝政府的批准。

规划设计出一套让老挝政府和民众“眼前一亮”的方案,则成为能否拿着这一项目的关键。

2010年至2011年,整整两年的时间,除了抓南俄5工期,蔡斌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南欧江开发方案的规划设计中去。

负责整个流域规划勘察设计交工作的是昆明院,作为在东南亚从事水电勘测设计经验最丰富的设计院,刚出的设计方案却并没有让蔡斌满意。

“蔡总对设计方案的严苛超乎寻常,我们甚至一度怀疑还能不能设计出蔡总所要求的那种完美的电站。”昆明院牵头负责南欧江项目设计的副院长邹丽春说。

标准不能降低,要做就做最好,这是蔡斌几十年养成的职业素养。工程万要,设计为先,要争取到中资企业首个获得境外全流域开发权的项目,蔡斌要求拿出的方案,必须做到最佳最优,一击即中。

就这样,蔡斌成了昆明院的“荣誉员工”,常常一待就是半个月,和设计人员一研究讨论,加班加点,从前期规划、可行性研究、水电站初步设计,再到详细设计、技术经济比较,为他专设的办公室里灯光,一亮就到凌晨。

“一库七级”,这是历经四次推翻,最后优化形成的设计方案。一座水库,七级电站,这将使全流域效益将凸显,发挥流域性梯级电站联动调节作用,以最少的移民搬迁,最少的耕地、林地淹没损失,最小的环境影响,取得最大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等综合效益,实现可持续发展。

该方案规划的全梯级电站总装机容量1282兆瓦,多年平均发电量约52亿度电,总投资约28亿美元。分两期开发,一期先开发二级、五级和六级电站,其余电站作为二期建设开发。

此方案一举赢得了老挝政府的认可!中国电建成功获得了整条南欧江流域的开发权。这是迄今为止老挝政府授权外国公司在其境内开发整条河流水能资源的首例,在老挝也可能是最后一例。

因为,随着老挝社会进步、国家经济及技术实力不断增强,外国公司在老挝获得单个水电站的开发权已经很难,获得整条江河的开发权几成绝唱。

在2011年和2012年,当蔡斌老挝北部的大山里,投身南俄5和南欧江的开发建设中时间,中国电力体制改革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开启了新的航程。

2011年9月28日,对于整个建筑圈来说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这一天,经国务院批准,在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公司和国家电网公司、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所属的14个省(市、区)电力勘测设计、工程、装备制造企业基础上组建成立了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而仅仅一年之后,刚成立的中国电建便使出了重磅一锤。将工程承包与海外投资业务拆分,由传统的施工承包模式转型升,开辟引入新的商业模式,成立了专业从事海外融投资业务管理的中国电建集团海外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建海投公司)。

累计在国外常驻超过13年,足迹遍及70多个国家,有着丰富国际承包与海外投融资管理经验的盛玉明,率领电建海投公司出坞下海。

百瑞待举,招兵买马是第一位的,由盛玉明慧眼相中的蔡斌等十几名业内精英,提交到集团领导的办公室桌上。

已成雏形的老挝南欧江梯级电站项目,由新成立的电建海投公司开发总负责,蔡斌担任该项目公司总经理。

对于搞了十几年海外施工的蔡斌来说,南欧江梯级电站项目是他第一次全过程参与海外投资项目开发建设。“风险管控永远第一位的”,这句话在电建海投公司一成立时,便被董事长盛玉明收进了海投语录,也被蔡斌奉为圭臬。

老挝社会安定,民风淳朴,在蔡斌看来最大的风险不是来自外部,而是工程自身的施工风险。

2012年10月,南欧江一期二、五、六级三个电站同时开工建设,点多面广,战线拉长,电站类型各异,坝型不同,再加上山高林密,这些都给施工带来了巨大难度。

当然,蔡斌也有自己的底气和自信,这底气和自信来自身后的中国电建,以及它全产业链一体化的独特优势。

因为,中国电建将旗下最优秀的资源配置到了南欧江,项目勘察、设计、施工、监理、制造、运营等参建单位均为电建集团的骨干企业,各参建企业充分发挥各自的技术、管理和建设优势,以实现强强联合,打好南欧江开发建设之战。一时间,各路诸侯南欧江畔摆战场,盔明甲亮,兵强马壮。

2013年,是南欧江一期施工全面展开的一年,也是蔡斌压力最大一年。

也就是在这一年的秋天,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即“一带一路”倡议。

绵亘万里,延续千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正激荡着从理念转化为行动,从愿景转变为现实。

老挝是“一带一路”重要沿线国家,南欧江梯级电站是首个中资企业在境外获得的全流域开发项目,全部投产发电后将占到老挝全国电量的三分之一,也是老挝国家能源战略关键项目,意义不言而喻。

整个2013年,蔡斌除了在万象处理一些事务性工作外,大部分时间采取“走动式管理”在三个电站间奔波,随时到各梯级电站检查、督导,累了就在车上眯会儿,困了就来上一杯老挝咖啡。

这时,串联起三个电站的大多还是山路,走完南欧江流域一期项目的3个电站,就要穿过老挝2省6县,往返900公里。

5月8号这一天,蔡斌按照惯例在车上接到六级电站监测单位发来的一份监测报告,职业的敏感让他发现,电站边坡及隧洞的位移数据中的硬力曲线发生了图变。他随即给监测和监理单位打去电话,要求5月9日,要第一时间把监测报道发到自己的手机里。

然而,9日一早的曲线数据显示硬力突变依旧存在,随即要求他们把24小时监测的提高到每12小时监测一次。

5月10日,发现硬力数据还是居高不下,蔡斌又要求监测频率提高到每6小时检测一次。

面对三天的数据,蔡斌陷入了沉思,似乎预感到有事要发生:绝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必须到现场实地查看。

10日下午,蔡斌冒雨连夜驱车从琅勃拉邦赶往6级电站现场。在随后两天的时间里,他把监测频率提高到每2小时监测一次,站着泥浆雨水,看着不时上报的数据,蔡斌的脑海里在不停地复盘验算着……。

5月13日上午10点钟,蔡斌果断下令整个隧道里施工的所有施工人员和设备必须立即全部撤离!

也就在当天下午5点05分,6号导流洞出口处发生大面积滑坡,几万方泥土裹挟着巨石蜂拥而来,一时声响震天,地动山摇,

由于撤离及时,没有造成伤亡一个人和一台重型机器,唯一的损失就是遗漏在现场的一台潜水泵。

蔡斌就站在对面,此刻的他感慨万千。如果没有及时赶到现场,果断做出撤离的决定,在下面施工的40多名中国人和100多名老挝越南劳工将身处险境,结果不堪设想。

而当时的电建海投公司刚刚成立不足一年……

作为一名合格的项目管理者,做什么事都要全身心投入,一定要把自己管控的每一个环节,每个重要部位,当需要你一竿子插到底的时候,必须插到底,一定要深入一线,而不是在办公室里听取汇报、遥控指挥。

也是在这一年,老挝的雨季来的特别早、特别大。中国南海形成的台风,与云南来的冷空气一相逢,便会生发出暴雨无数,且老挝的河流短,支流多,洪峰来的突然、生猛且叠加,短时间内具有巨大的破坏性。

当时,正处于建设期的南欧江电站,对整个流域的水情监测系统还没有真正投用,大量的水情测报系统还只是临时的,而不是整个全流域的,这对于整个建设期的风险是特别的大。

从7月20日开始,南欧江流域迎来新一轮暴雨,22日晚的上暴雨下的都看不到人影。蔡斌无法入睡,脑海里如同窗外的瓢泼大雨般风雨飘摇。

“只有不断的去思考,去思索一件事,才有可能悟出其中的暗示。”多年后,蔡斌在回忆那个大雨倾盆、难以入睡的夜晚时,发出这样的感叹。

蔡斌喊起已经睡下的司机,连夜驱车赶往5级电站。当23号一早,蔡斌踩着泥水出现在现场时,让很多同志都吃了一惊。

蔡斌马上把施工单位、监理和发电公司人员聚集到现场,询问现场人员,纵向围堰目前的高程是多少,洪峰的流量又是多少。当得知洪水已达到5000个流量时,他要求现场人员必须在7个小时内把整个纵向围堰加高1.5米,并对横向围堰进行加高、加宽、加固。

滔滔洪水,奔涌而来,水流紊乱所产生的巨大力量,拍打着纵向围堰和横向围堰的交汇处,人站在上面,明显感觉到大地在颤动。10个小时候后,新一轮洪峰汹涌而来,站在已经加高的纵向围堰上,洪峰只是差了不到50公分。

事后有人问及蔡斌,为何能及时准确的研判出这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时,他总结到:职业素养要靠日积月累,同时敬业的精神,全身心的投入,是做成任何事情的基本条件。

此言,一语中的。

(三)

占芭花开,4月里的琅勃拉邦,是一年里最美丽的季节。2015年4月,经过近3年的苦战,南欧江流域一期工程已经进入最后的设备安装和调试阶段,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蔡斌已经开始筹划建设转入运维的工作了。

这一年,蔡斌已经51岁了。老话说,50不惑,一生东奔西走,四处漂泊,从未在一个地方安稳的待过,对于倾注了太多心血的南欧江梯级电站,蔡斌对未来充满着些许期待。

4月16日傍晚时分,蔡斌的电话响起,是盛玉明董事长打来的电话:“蔡斌呀,你明天到曼谷跟我汇合,一起到巴基斯坦,由你来接管卡西姆电站项目。”

三年后,当蔡斌再次回忆起那个场景时,仍然不禁感慨。“当时,正全身心投入准备南欧江发电事宜时,接到盛总的电话,我一时惊愕地说不出话拉来。隔行如隔山,搞了一辈子水电,陡然转行干火电,毫无征兆的重大转折让我有点懵。”

是的,卡西姆是一个燃煤火电站。虽然对这个电站早有耳闻,但在这之前,每当海投领导提到卡西姆电站,蔡斌从不搭腔。毕竟自己从事水电30年了,再怎么着,这个项目也不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然而,命运就这样给蔡斌开了一个玩笑。

命运的玩笑,实则是人生的考验。工作至今,每一个项目、每一个国别,多少艰难险阻,多少挫折磨砺,再苦、再难,不都挺过来了吗?!

此刻,蔡斌握紧手机向盛玉明表态:不论我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各种各样的困难,各种各样的想法,首先我会服从组织的各种安排,这是我作为一名党员干部的应有素质和担当。

巴基斯坦,这个与中国结成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经济快速增长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人常称之为“巴铁兄弟”。然而,这个有近两亿人口的大国,基础设施却非常落后,特别是电力能源供应严重短缺,全国日平均电力缺口约为400万千瓦。

相对于水资源并不充足的巴基斯坦来说,开发火电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已打造出“懂水熟电,擅规划设计,长施工建造,能投资运营”独特优势的中国电建,为其量身定做了“远景2025”能源规划,提出通过增加风电、燃煤电站等电力供应,改善巴基斯坦目前单一电力来源现状,具有可靠的操作性,符合巴基斯坦现状要求,赢得巴政府高度认可。

这对于提出“打造电建集团重要四大平台、布局全球8+10+12国别市场、建设6种核心能力、实现1221发展目标”,实施“水火并进”开发策略的电建海投公司来说,机遇再次来临。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卡西姆港,一座位于阿拉伯海的港口,是巴基斯坦第二大第二繁忙的港口,位于印度河的旧航道上,中国电建瞅准了这是块建设火电站的好地方,将成为巴基斯坦南部的一个火电基地,直接接入500千伏主网,送至中北部地区消纳,满足中北部地区的电力需求。

蔡斌常说,一个人,不论他能力大小,水平高低,一定会被他所处的时代和国家烙上深深的烙印。

中国企业“走出去”方兴未艾,“一带一路”倡议举世瞩目,壮阔东方潮,雄心向大海。

匆忙的脚步,预示着一个伟大时刻的降临,一个伟大工程的开启。

4月17日,蔡斌赶到曼谷和盛玉明会合后,于当天赶往伊斯兰堡,18日跟中国电建董事长晏志勇和国际公司领导会合。

4月20日,在巴基斯坦进行国事访问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时任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的见证下,卡西姆港燃煤电站《购电协议》和《实施协议》正式签署。

在随后召开的项目动员会上,中国电建董事长晏志勇明确提出,卡西姆港燃煤电站由蔡斌来挂帅。

这是一座怎样的电站项目呢?从意义看,这是“中巴经济走廊”首个落地大型能源项目;从模式看,中国电建与卡塔尔王室AMC公司按照股比51%:49%比例共同投资建设,作为混合所有制经济体制项目,开创了国有企业海外投资项目新模式;从装机看,2台66万千瓦的装机,年均发电量约90亿,可满足400万巴基斯坦家庭用电需求;从投资看,总投资约20.85亿美元,是中国电建最大的海外投资项目。

1996年,蔡斌的第一次出国便是巴基斯坦。19年后的2015年,蔡斌又重新回到了这个国家,从水电正式进入火电,迎来了职业生涯一场最为重要的“高考”。

过一地即览一地之人情,经一方则睹一方之胜概。国内如此,国外更是如此。

对于每一个电建人来说,换工地再正常不过,这就需要你要有着较强的适应能力。气候环境的不同,身体能去克服,很快去适应。但人的不同,理念的不同,体制的不同,这是最大的不同。不同的国别,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各不相同。

如果说在老挝70%精力用在工程建设,30%的精力是在和政府协调;但在巴基斯坦,50%的精力需要关注外部协调,50%精力放在电站建设。

超乎想象的非传统安全形势,异常复杂的政治和投资环境,等待蔡斌的必然是一场“遭遇战”。

4月23日,蔡斌带着两名同事,从伊斯兰堡飞往卡拉奇。

站在一片荒无人烟的海滩上,对面的阿拉伯海,却就如同一座大山迎面压过来。不到3年的时间里,要在这里建设一座现代化的电站,这压力的分量足够大!

此时蔡斌脑海里苦苦思索的,并非是由水电到火电的转行,而是电建海投公司上下,时刻紧绷的还是那两个字:风险!

对于“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来说,风险管控永远是第一位的,中国企业海外项目折戟沉沙的案例不在少数。尤其是巴基斯坦党派林立,盘根错节,利益纠葛,错综复杂,再加上当地政府从未经历过这么大的项目,办理经验不足,还有模糊不清的法律条文,导致在国内简单的事情,在这里变得异常复杂。

在蔡斌和团队制定的项目负面清单里,200多项风险管控项目需要他们去逐一破解消除。

或许到过巴基斯坦的中国人,首先都会感到一种压力,那就是生命安全的压力。尤其对于第一来巴基斯坦的建设者们来说,这种压力甚至是窒息的。

一下飞机,伴随着滚滚热浪而来的是荷枪实弹的军警,一路把你护送到卡西姆港,直到项目公司的大门的缓缓关闭,紧张的神经才得以缓解。

然而,在项目初期的卡西姆项目工地,却没有一点安保力量。前5个月,蔡斌和他的团队不得不住在一个招待所里,所谓的围墙不过是纤细的铁丝网组成。蔡斌只能安排人把招待所的楼梯和走廊焊上钢筋网,以求心理安慰,那段时间,蔡斌没有好好睡过一个囫囵觉。

为了从根本上创造一个安全的施工环境,蔡斌开始奔波于巴基斯坦总理府、计划发展部、国家基础设施委员会、国防部以及信德省警察局,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和国家能源局领导也先后多次出面协调,安保力量才开始逐步得到增强。

目前,卡西姆的安保力量达到了600多人,配备有特种兵、陆军和一大批的警察保安。

除了人防以外,项目公司加快了物防、技防的投入和进度。80公顷的土地上,先后在西、北、东三面全建起了5米高的围墙,上面有铁丝网,每250米一个碉楼,并布置了机枪和探照灯。围墙的探头以及大门、破胎器防撞墙采用的都是世界最好的,可实现360度的全方位24小监控设备。

电站只预留有两个出口,围墙外是30米宽、5米深的壕沟,南边便是一望无垠的阿拉伯海了。所有这些安保措施在项目开工的2015年底,即全部建成投入使用。

很扎实,也很幸运,项目公司至今没有发生过一起安保事件。

“我们的每一位员工,都要平平安安的来,平平安安的回。”这是蔡斌对每名建设者的承诺,也是对中国电建和祖国的庄严承诺。

安保工作只是为施工创造了条件之一,其他条件还远远没有达到。

“三通一平”是国内项目在正式施工前的基本条件,蔡斌和他的团队却不得不自力更生,白手起家。没有施工电源,只能用柴油机一度一度去发,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因为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的利益博弈,输水管道已铺设到了主管道不到1.5米的地方再也无法前进,项目建设至今没有施工水源。

项目建设用水高峰期,二三十辆拉水,满足3500中国员工和3000多名巴基斯坦员工,以及建设施工用水,直到电站海水淡化系统投用后,这种情况才得到缓解。

同时,合同是相关各方利益诉求的根本载体和实现途径。多少个不眠之夜,千百场磋商会谈,无数次论证分析,寻找着巴基斯坦政府、信德省政府、卡塔尔股东方、贷款银行、保险公司以及税务、海关等相关方的诉求交集点,先后签订了逾百项各类协议、合同文件,履约率达100%。

但留给中国建设者的时间却只有两年半。这对于2×660MW的燃煤电站来说,即便是放在国内,也是相当紧张,更何况在巴基斯坦环境、物质乃至安保形势都如此贫乏和严峻的地方。

根据水电与火电的特性和共性,蔡斌既借鉴经验又摒弃桎梏,以电建集团内设计、监理、施工、装备、运行等优势力量,从全产业链的整体协调推进,从设计、采购到施工建造一齐发力。

为加强项目设计和设备采购管控,专门成立了EP中心,狠抓源头管理,优化设计和全过程精细控制,打破了常规建设工序,为项目不断提速。1号、2号锅炉基础和设备基础先后实现了整体一次性出零米的目标,比国内常规施工工期提前了两个多月

围墙内的施工如火如荼,围墙外更严峻的考验又接踵而至。

众所周知,电厂发电后,要通过输出线路把电输送出去。然而,本由巴基斯坦国家电力公司承担的卡西姆电站的两条500KV输变电线路的建设任务,却严重滞后,按照进度要求,按期竣工几无可能。这就意味着,即便卡西姆电站按期或提前竣工,那么发出的电,也无法传输出去,电站也只能晒太阳。

工程建设日新月异,输电线路却慢如蜗牛。这成为工程后期,最让蔡斌焦心的大BUG。

怎么办?!客观因素、外在原因,是否能够成为影响发电的理由?!卡西姆工程的重要意义无需累述,蔡斌代表的是电建海投公司,电建海投公司代表的中国电建,而中国电建代表的是中国企业和中国人民!

为确保输电线路按期完成,那段时间,蔡斌用“上蹿下跳”来形容。

拜访时任总理谢里夫,发改委有关领导也持续推动,巴基斯坦国家电网的三任总经理,因为施工进度达不到要求而“让贤”,卡西姆电站全力帮助巴国家电力公司梳理工程流程和进度,提供技术支持和拉线设备,全力以赴支持巴国家电力公司进行送出线路施工建设,

终于在2017年11月1日,500KV送去线路全部完成,并顺利完成厂用电倒送电;而就在9天后,这条线路开始为巴基斯坦的千家万户送去光明。

真险!

2017年11月10日,第一台机组发电,提前了50天,2018年1月15日,第二台发电,提前了74天,2018年4月25日正式进入COD,比政府约定的时间提前了67天。

整个电站不论是质量、进度,还是安全,即便是放在国内也是绝对优秀的,投资成本不会突破既定的投资概算,环境指标符合世界银行要求。这里也将成为巴基斯坦电网的骨干电站,为400万家庭送去清洁能源,解决数千就业岗位,创造丰厚的税收来源……

“从喜马拉雅到阿拉伯海,数千名中国工人在建设一条战略走廊。这条走廊已经创造了至少30万个就业岗位,而这不过是开始。”法国《费加罗报》曾发文如此描述“一带一路”倡议下的旗舰项目——中巴经济走廊。

“如果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起整个地球。”阿基米德的这句名言,为高高矗立在阿拉伯海北海岸的卡西姆港燃煤电站做了最好诠释。

(四)

2017年11月29日,阿拉伯海北海岸的巴基斯坦卡西姆港,彩旗招展,嘉宾云集,人们聚集在中巴卡三国的国旗下,相会在一座巍峨的电站前,共同庆祝“中巴经济走廊”首个落地大型能源项目——卡西姆港燃煤电站1号机组的投产发电。

这一天,巴基斯坦国家总理阿巴西,卡塔尔王子贾西姆,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姚敬,集团公司董事长晏志勇共同触摸启动水晶球,点亮“中巴友谊”的电建之光。

为了这场发电仪式,卡西姆安保专责法扎勒•拉希姆已经忙活了2个多月。

三年前,曾在中国留学,热爱中国文化的法扎勒•拉希姆,经人介绍来到卡西姆应聘,面试他的就是蔡斌。

“首先是暖心。到了项目公司上班后,我才发现条件有这么好,公司为巴籍员工单独安排了宿舍,配备了空调、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和热水器等生活家电用品,并在现场增设祈祷休息室。每到开斋节、古尔邦节等传统节日,公司还会特意安排巴籍员工休假,照常支付工资,并发放过节费用。” 法扎勒•拉希姆说到这,喜形于色。

相对于生活上的关心,公司为其提供的发展机遇和平台,直接改变了法扎勒•拉希姆的人生轨迹。

相对于中国人的勤奋,外籍员工存在的一个最大通病便是懒散。而法扎勒•拉希姆把“有这么好的条件和平台,我没有理由不好好工作。”作为信条,这一点蔡斌尤其看重。

从普通翻译,到外事帮办,再到安保专责,两年的时间里,法扎勒•拉希姆3变其岗,3次加薪,成为了当地的“金领”,被评为“海投之星”,今年3月,还和来自老挝、印尼、柬埔寨、尼泊尔等5名优秀外籍员工来到北京,出席年会,接受表彰。

“蔡总对我影响最大。他的敬业精神、工作态度、处事原则,颠覆了我的人生观。”在卡西姆,不仅仅有法扎勒•拉希姆,还有 洋厨子卡拉布、老司机侯赛因、学霸穆巴沙,很多人都在这里实现着华丽转身,成就了励志人生。

海外项目属地化管理和本土化经营往往是人们关注的焦点,致力于中外多元文化融合的积极推动者,这是电建海投公司提出的企业发展定位之一,本土化战略打造发展共同体,履行社会责任塑造央企品牌,加强文化融合讲好中国故事,这是增进友谊互信,消除误解的有效手段。

不可否认的是,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中国企业不断走出去投资开发,国际很多对中国抱有固定认识的人士和国际组织,往往带着“有色眼镜”,持有不同态度,尤其是看待中企海外投资、特别是资源类项目时,往往以批判性面目出现居多;而往往中国企业也不愿意与国际组织保持顺畅沟通,导致本来就站位不同的双方矛盾更为激化。

但在蔡斌看来,对国际组织遮遮掩掩,不利于中国企业的形象,应该以开放的态度面对国际组织,用事实来说话,让数据来佐证。

因此,但美国、泰国等过的国际河流组织成员先后多次来到南欧江项目考察调研时,蔡斌总是敞开胸怀表示欢迎,通过座谈和实地调研,国际河流组织的代表不仅更加全面和客观的了解了实际情况,也更为直观和真切的感受了水库内环境、生态以及移民安置的实际效果,库区水质保持、两岸植被保护、移民生活条件改善等均实现了预期目标,河流组织则对此给予了认可和积极的肯定。

在卡西姆,距离卡西姆港燃煤电站不远的海域上,有一片全世界面积最大的干旱型红树林。为了保护好这片红树林,项目公司严格按照国际环保标准及巴基斯坦环境保护标准的要求,制定了红树林移植标准,确定了移植地块坐标,方案最终赢得了信德省环保局和卡西姆港务局的高度认可。

卡西姆港电站采用中国自主设计制造的超临界机组,同传统燃油发电机组相比,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发电效率更高,对环境更加友好,并且电站利用海水二次循环冷却和海水淡化补水,采用石灰石—石膏湿法脱硫工艺,达到了当地和世界银行的环保标准,可以说是“超洁净发电”,为当地留住了蓝天碧水。

心底无私天地宽。同中国技术、中国标准走出去的,还中国文化和中国温度。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绝不是新殖民主义,发展路上,携手同行,幸福生活,共同打造,中国电建人走到哪里,就把光明、温暖和富足带到那里,中国电建人的梦想,早已跟世界人民的梦想紧紧联系在一起。

在蔡斌看来,在卡西姆,不论是中方员工,还是外籍员工,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只要你是可塑之材,他就甘做年轻人的引路人、垫脚石。

为了加强与巴基斯坦政府的联系,更好的开展商务活动,卡西姆项目公司在首都伊斯兰堡设置了办公室(伊堡办)团队,而这个团队的平均年龄只有28岁,负责人何时有1984年出生。把天天跟巴基斯坦政府、中国驻巴使领馆这样重量级打交道的工作,交给一帮80后、90后小年轻去完成,蔡斌自有他的道理。

“电建海投的青年员工,都是国内外知名高校的毕业生,能加入海投这个团队,本身就明说了他们的能力。只要给他们以平台和空间,假以时日,会让我们刮目相看。”

显然,这帮小年轻没有让蔡总失望。

三年的时间,从环境批复到施工供电,从安保配备到劳务准入,从项目融资到风险管控,一帮小伙子们把“十八班武艺”,舞得是阵阵生风,人人是骨干,个个挑大梁,成为项目前期的“攻坚者”, 项目建设的“清障者”,青春梦想的“挑战者”。从这里走出了中央企业青年岗位能手,中国电建“十大杰出青年”,走出了四名“海投之星”。

肖欣是最早加入伊堡办的成员之一,今年28岁的他,已经成长为伊堡办的副主任。“蔡总每次来伊斯兰堡,再忙再累也会组织我们一帮小年轻,一起坐一坐,一起聊一聊。他经常教导我们,既要在自己的专业中游刃有余,又要在其他管理事务中独当一面,特别是要锻炼自己的大局意识、风险意识和前瞻意识。而在卡西姆项目,在伊堡办这个平台,这些我都得到了。”

蔡斌又何尝不是?常年海外漂泊,看到青年员工,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样,从心里想好好的带一下他们,少走一些弯路,进步能再快一些。

蔡斌常说,企业之间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竞争。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要打造海外投资的,就必须淬炼出一支国际化队伍。

“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说,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我们投身‘一带一路’建设,从事海外投资事业,需要的就是要有一支专业化高水准的人才队伍。他们是公司的未来,也是公司的希望。”

卡拉奇距北京5000多公里,和国内有3个小时的时差。党的十九大召开当天,蔡斌和项目上的党员干部凌晨6点便聚到了会议室,全程收看十九大报告。

而在这之前的2016年5月,中国电建首个海外联合党工委在卡西姆宣告成立,涵盖投资、设计、监理、施工、运营等9家集团系统参建单位,蔡斌任联合党工委书记。

对于“走出去”的央企来说,海外党建是一个新课题,大洋彼岸,远隔万里,如何扎实推进党的建设?基于全产业链一体化管理模式下的海外联合党工委,很大程度了上破解了难题。

蔡斌认识到,海外党建,必须坚持以围绕党和国家发展战略为中心,服务国家外交大局,充分发挥了党组织战斗堡垒和政治核心作用,保证监督了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上级组织的决议决定等在卡西姆项目贯彻执行,为党组织在混合所有制经济体制海外投资业务中发挥政治核心作用提供了宝贵借鉴经验。

同时,首个就意味着创新。在蔡斌看来,要把海外党建做扎实,做出特色,就需要把党建工作始终坚持融入生产经营,把卡西姆项目建设的重点和难点,作为工作的出发点、着力点和落脚点。很快,结合实际,针对现状的卡西姆联合党工部“四个统一”提了出来:

实现了统一组织活动,推进模式创新,在强化党性锻炼中创造价值;统一资源配置,加强组织协调,在推动生产经营中创造价值;统一品牌形象,坚持扎根当地,在中外文化融合中创造价值;统一载体标准,加强人文关怀,在凝聚智慧力量中创造价值。有力推动工程建设以超常规的“电建速度”顺利进行,带动产业链转型升级,引领中国企业编队出海“走出去”。

党员在党爱党、在党为党,忠诚一辈子,奉献一辈子,海外工作更应如此。除了坚守、奉献,共产党员还要追求真理,坚持原则的铮铮铁骨。

2015年7月,卡西姆电站工程的EPC承包商先后与上海的两家供应商分别签订了500kV GIS设备和高温高压阀门采购合同。

然而,经调查发现该供应商虽有销售业绩,但是尚无成熟的运行经验;另一家供应商采用的国产材质和关键部件原产地等与本项目技术要求不符。

设备和阀门是整个发电厂电力输送至电力主干网的重大设备、关键部件,设备的质量稳定性直接关系到整个电厂是否能持续安全高效运转发电,影响到100多亿人民币的海外投资是否能按计划获得收益。

事情很快让蔡斌知道了。很多人认为模棱两可的事情,蔡斌很快就做出了决定:承包商必须采购具备成熟运行经验的优质合格产品。

为此,供应商和承包商相继找到了电建海投公司领导“告状”,多方找关系、搬救兵说情,甚至专门跑到巴基斯坦卡拉奇试图通融,但蔡斌就是不松口“这是关系到工程成败的关键设备,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必须换!”

最终EPC承包商主动更换采购了成熟的500kV GIS产品和国际知名品牌优质高温高压阀门。

工程施工,海外投资,动辄几十亿、上百亿的资金投入,由此而衍生出的各种利益纠葛和诱惑,倘若没有定力,不讲原则,妥协退让的话,工程绝对干不好。打铁还得自身硬,作为项目管理者,你在要求别人的时候,首先自己做到位,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要时时处处做出表率,关键时候能顶得住、扛得住、坚守得住。

一如既往,矢志不渝。没有坚定的理想信念,没有一腔家国情怀,你将难以抵挡海外风雨的洗礼,必将一事无成。

现在,巍峨矗立的卡西姆港燃煤电站,不仅是“中巴经济走廊”上的标杆项目,还是卡西姆港的标志性建筑,不再仅仅是一座发电站,还是让人们生发念想与憧憬的地方。看到高耸的烟囱,就想到了电站,就会想到中国电建,就会想到了中国,这是一张亮丽的中国电建名片,也是一张亮丽的中国名片。

虽然,卡西姆港燃煤电站还面临着电费回收、配套电网脆弱,非传统安全以及周边环境和货币兑换等方面的困难和风险,但世界上的路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结束语

离家时,还是春寒料峭,归来时,已是盛夏时节。

成都,这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一座以悠闲安逸而闻名于世的城市,对于蔡斌来说,永远只是一个过客。一年365,在这不足一个月,他甚至没有时间到过天府广场走一走,到宽窄巷子逛一逛。

走过家前的这条街巷,市民们在打麻将、摆龙门,喝着功夫茶,但蔡斌眼里,只有家的方向。不论在外经历多少风雨颠簸,总要回归家庭的港湾停靠。

家一如往常,装饰依旧,平淡温馨。妻子操持内外,是把好手,她希望这次老公能陪她去选购一台新的抽油烟机。女儿从小乖巧,不用操心,转眼间,已从英国留学归来,多年前答应她的全家合影照,不知这次是否能兑现。

去年,蔡斌获得国资委首届“央企楷模”称号,颁奖词高度浓缩、震撼感人,在场所有嘉宾为之动容,但蔡斌更读得出一连串数字和业绩后的故事。每次面对采访,他都不太愿意涉及家庭,因为那是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有人说,他从葛洲坝工程局到中国水电再到电建海投,他的职业经历可谓传奇;

有人说,他从分包干到承包,又从EPC总承包转型到投资建设,他是中国水电企业走出去的“活化石”;

有人说,他从二滩到巴贡,从南俄5 再到卡西姆,他总是在关键时刻担起责任,堪称开路先锋;

有人说,他既勤勉敬业,追求卓越,又平易近人,培养新人,是模范,是标杆,更是老大哥。

但蔡斌自己说:我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员,是中国电建的一名职工。只是因为我,赶上了好时候,赶上了改革开放,赶上了恢复高考,赶上了中国企业“走出去”,赶上“一带一路”倡议,我愿意做新时代的奋斗者。

是的,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使命。回看走过的路、比较别人的路、远眺前行的路,正如习总书记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所说,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

蔡斌,每完成一个项目,便是一次答卷;每一次艰难抉择,也是一次答卷;每一次完美转型,更是一次答卷……

生命,为祖国澎湃,梦想,为时代燃烧。蔡斌的心里住着一个奋斗的灵魂,心中大我,以爱国之情、报国之志、卓越之才,每时每刻都在时代的答卷里奋笔疾书。

荣耀与伤痛,坚韧与抗争,寂寞与欢乐,智慧与创造,灵魂与激情……

故事从未停歇,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

(中国电建新闻中心供稿)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何沛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