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溯源报告终于发布!
来源: 科技日报、新华社、环球时报、人民网、央视网
编辑: 何沛苁
2021-03-31 12:42:53
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30日在日内瓦发布。报告称,新冠病毒通过实验室引入人类“极不可能”,经中间宿主引入人类的可能性为“比较可能”到“非常可能”,“可能”或“比较可能”由动物直接引入人类,也“可能”通过冷链食品引入人类。

3月30日在瑞士日内瓦拍摄的世界卫生组织总部办公大楼的入口。新华社记者 陈俊侠 摄

今年1月14日至2月10日,中国专家和来自世卫组织及10个国家的国际专家共同组成联合专家组,在武汉开展了为期28天的联合研究,旨在从流行病学、动物与环境以及分子流行病学和生物信息学等方面对新冠病毒溯源展开研究。

报告称,联合研究小组评估了关于病毒引入人类的4个路径,认为新冠病毒通过实验室引入人类“极不可能”;经中间宿主引入人类的可能性为“比较可能至非常可能”;从动物直接引入人类的可能性为“可能至比较可能”;也“可能”通过冷链食品引入人类。

根据报告显示,联合专家组认为由于部分早期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相当数量的病例与其他市场有关,或有部分病例与市场均无关系,可能表明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疫情的最初来源。报告指出,关于华南海鲜市场在疫情起源中的作用,或者传染病是如何传入市场的,目前还无法得出确切结论。

报告还表示,迄今为止的调查和针对性研究证据表明,蝙蝠、穿山甲等哺乳动物可能是导致新冠肺炎的病毒的宿主。然而,到目前为止,仍无足够证据认为它们是新冠病毒的直接源头。此外,水貂和猫对新冠病毒的高度易感性表明,更多的动物物种可能是潜在的病毒宿主。

报告称,新冠病毒已被发现在冷冻食品、包装和冷链产品中持续存在。中国的部分病例,以及在向中国供应冷链产品的其他国家的包装和产品上发现了该病毒,这表明它可以通过冷链产品实现远距离传播。

点击视频了解更多

最后,研究小组回顾了来自不同国家发表的关于新冠病毒早期传播的研究数据。调查结果表明,新冠病毒的传播比最初发现的病例早数个星期。部分疑似阳性样本的发现时间甚至比武汉首例病例还早,这表明其他国家可能存在漏报的问题。报告称,然而,到目前为止,研究结果有限。尽管如此,调查其他国家的潜在早期传播“是重要的”。

当地时间30日16时,世卫组织举行线上发布会,邀请专家针对该报告回答记者提问。科技日报记者在线提问:“对中国团队在此次病毒溯源联合研究中的工作是如何评价的?”世卫专家组成员彼得·达扎克作了直接回复称:“通过中国团队提供的大量数据可以看出,中方有高质量的研究团队利用科学的研究方法,并以非常高的国际科学标准与世卫专家组讨论和解释其研究结果。”>>>详情

为什么新冠病毒最可能的来源是这个?

这份新冠病毒溯源研究报告的核心结论,与今年2月初世界卫生组织邀请的国际专家团队和中方专家一同在武汉发布的结论相似,其内容和细节要更为详尽和丰富,尤其是详细阐述了新冠病毒几种可能的来源究竟是什么,以及哪种来源的可能性最大。

对于大众更关注的“病毒究竟从哪儿来”这个问题,报告给出了详细的分析。

对此,撰写报告的国际和中方专家通过研究疫情数据、分析病毒基因,以及对动物样本进行检查后,对证据的分析显示华南海鲜市场确实只是一个疫情的爆发点,但并非疫情的源头。

这些证据显示,虽然华南海鲜市场的环境样本中检出了新冠病毒,但从该市场售卖的各类产品搜集的样本的监测结果都是阴性,而且不论是在湖北还是在中国其他地方的野生动物中也都没检出新冠病毒的样本。

于是,专家们在报告的最后假定了四种病毒的来源场景,包括“直接由动物传人”、“通过中间动物宿主传人”、“通过冷链食品传人”和“通过实验室事故泄露”,并依据报告之前中列出的大量数据和分析,对这四种假定的场景逐一进行了评估。

在四种假定场景中可能性最高,为“比较可能到很可能”的,是“通过中间动物宿主传人”。报告在这里列出的正方证据非常详实,比如人类中流行的许多病毒都是通过中间动物从最初的动物宿主身上传到人身上的;比如与新冠病毒相似度很高的冠状病毒在蝙蝠和穿山甲都有说明病毒是可以跨动物种群传播的;比如新冠病毒可以很快适应易感的动物宿主;又比如易感的动物宿主中包括那些与人类高密度农业有关的动物等等。

相比起来,证伪这种假定场景的证据则薄弱了许多,主要就是迄今在动物身上找到的新冠病毒,并非是从其他动物来源传播的,而是来自人类来源。中国各地的新冠病毒人类感染样本中也没有再重复出现可能是源自动物的早期病毒毒株。

但报告指出,这些问题的存在亦说明围绕新冠病毒的溯源工作还远没有结束,还需要继续在相关地区开展溯源调查。

最后,报告认为被西方政治势力所炒作的所谓的病毒是“实验室泄露”的假定场景,是“极不可能”的。

这是因为没有记录显示武汉各处的实验室在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出现前存有与新冠病毒密切关联的病毒,这些实验室在疫情爆发前也没有存储冠状病毒或其他蝙蝠病毒,更没有对这些病毒进行实验室活动。另外,武汉的病毒实验室也有着很高的生物安全级别,没有任何职员被在2019年12月前被查出与新冠肺炎相似的病症。武汉病毒所虽然在2019年12月2日搬过一次家,但搬家过程很平稳,没有出现过任何意外。>>>详情

评论 | 溯源唯有科学和团结

世界卫生组织最新发布的新冠病毒溯源报告指出,其调查发现可能表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是新冠疫情的最初来源,并明确提出新冠病毒通过实验室引入人类“极不可能”。

有些人对这样的科学结论并不满意,在他们的设想里,疫情不是天灾,而是人祸,需要有人来背锅担责、认罪赔偿。但正是这些人,借天灾以施人祸,对早期暴发疫情的国家进行政治化攻击,制造散布阴谋谣言。

正如《柳叶刀》总编霍顿所言,“围绕新冠病毒起源的阴谋论就像病毒一样扩散,可能造成的危害和疫情同样严重”。随着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增加,病毒由野生动物向人畜传染的潜在风险不断提升。未来,人类能否及早发现和应对下一场大流行病至关重要。

溯源不仅是探究过去,更是面向未来。而针对科学溯源的无端攻击和抹黑,不仅无益于当前的全球合作抗疫,更对各国未来及时发现和发布新疫病构成本不该有的阻力,这是对全人类的不负责。

视觉中国供图

新冠病毒溯源是一项高度复杂和缜密的科学问题,需要科学的实证精神,需要科学的证据支撑,不能让政治凌驾于科学之上,不能用无端猜疑和蓄意歪曲代替科学研究。溯源工作的不断推进绝不能依照主观臆断,而必须遵循科学指引,由科学家按照科学的方法来破解这一科学难题。

当前,多国科学家依照科学指引开展回溯性研究,意大利在2019年9月采集的居民血液样本中测出新冠病毒抗体,法国也在2019年11月的志愿者血清样本中检测到抗体。这些研究证实,新冠疫情早在2019年下半年就已在世界多地多点出现。

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外方组长彼得·本·安巴雷克在3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研究小组综合不同国家发表的研究数据发现,一些疑似阳性的样本比武汉首个病例更早出现,表明其他国家有可能存在漏诊。研究小组对病毒起源地保持开放思路。

随着事实证据的不断积累和科学假设的不断发展,有必要在全球范围进行溯源调查。病毒起源是发生在两国边境的左边或右边真的并不重要,无论病毒起源自国境内外,病毒的传播不分国界,面对人类共同的威胁,全球科学家必须跨越国别携手合作。>>>详情

外交部:溯源是全球性任务,应在多国开展

外交部发言人30日对此表示:中方始终支持各国科学家开展病毒源头和传播途径的全球科学研究,参与共提了世卫大会涉新冠肺炎决议,支持世卫组织主导下各成员国就病毒动物源头研究开展合作。

中方在国内疫情防控任务十分繁重情况下,两次邀请世卫专家来华开展溯源研究。今年1月14日至2月10日,中国专家和来自世卫组织及10个国家的国际专家共同组成联合专家组,在武汉开展了为期28天的联合研究。中方为专家组在武汉的顺利工作提供了必要协助,充分体现了中方开放、透明、负责任的态度。

溯源是科学问题,应由全球科学家合作开展有关工作。将溯源问题政治化的行径只会严重阻碍全球溯源合作,破坏全球抗疫努力,导致更多的生命损失。这同国际社会团结抗疫的愿望背道而驰。

溯源也是一项全球性任务,应在多国多地开展。我们相信,世卫组织和中国的这次联合研究将对全球溯源合作起到良好的促进作用。>>>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