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授粉可不只是授粉那点事儿

2019-04-15 14:54:11 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王海滨

科技日报记者 王海滨

晋南是山西最大的水果园,每年3月到6月,这里500万亩花海绽放,桃花、杏花、苹果花、梨花、山楂花次第开放,一片片多彩的花海,在游人眼中是美丽的景色,在农户眼中是诱人的果实。

花期没有了蜜蜂,果农很发愁

蜜蜂在生态链中占有重要地位,是修复生态系统必不可少的一环。农作物利用蜜蜂授粉,既可以增加产量,也可以改善果实和种子品质,是农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有效途径之一。

运城市盐湖区龙居镇王南村的许石勇,自打2006年种了100亩梨树之后,就为人工授粉的事困扰。

为什么会出现人工授粉呢?国家蜂产业技术体系岗位专家、山西省农科院研究员郭媛对记者说:“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近年来我省各类果树种植面积增长较快,造成授粉昆虫‘供不应求’,另一个是各种作物大量使用农药,导致授粉昆虫数量减少,本该昆虫干的活,不得不被人工替代。”

许石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人工授粉每年一亩地平均要用3个人工,一个人工现在一天100元,需要300元,还要管吃、管住、管接送等开 销,加上前期花粉的投入,一亩地梨树人工授粉成本都在1000元左右,像我这个100亩地的园子,最多时有80个人在忙,费用太大受不了。”

近年来,山西省各地根据地理气候条件大力发展各种经济作物,许多果园都是集中连片种植,张家忙授粉的时候,也是李家忙授粉的时候,只能去外地雇人。许石勇说,他们都是提前预约授粉劳务人员,就是这样也不一定能保证人能来,因为有人会开更高的价格把人挖走,所以人工的成本一年高过一年。

科技在这里转化成了生产力

许石勇家不远的东辛庄村是种植梨树的专业村。2000年,全村大面积种植红香酥梨树,成为一村一品的梨业专业村。

2011年,山西省农科院园艺所的邵有全老师带领团队来村里搞蜜蜂授粉试验,九个年头里,邵老师退休了,换成了郭媛老师,两代人接力让东辛庄梨农尝到了蜜蜂授粉的好处。

东辛庄村副村长解云说,以前每亩地的授粉投入500到800元,现在一亩地的投入就是100元;以前,人工授粉不均匀,导致裂果、畸形果多,蜜蜂授粉后,畸形果少了,果型正了,梨的糖度也大幅度提高了,省下的,好果子多了多卖的,算下来赚头很大。

临猗县是邵有全的第一个蜜蜂授粉示范推广点。当年的试验表明蜜蜂授粉可以提高15%的产量,且苹果商品率高,果型好。示范成功后,蜜蜂授粉很快在临猗县推广。现在一到苹果的花季,当地和外地5万箱的蜜蜂在各个果园欢快的飞舞,为全县40多万亩果树授粉。

张龙、刘文杰、王秋、马蜂就是这些蜜蜂授粉队伍中的人员。“以前我们4个人结伴同行,云南、四川、湖北、青海等省市到处跑,为的就是找蜜源、赶花期,让蜜蜂多采点蜜,最近五六年,我们开始给运城地区的各种果树蜜蜂授粉,多了一项新收入。”性格开朗的张龙说,“以前出门我们得出占地费,现在,一进村就被果农团团围住,抢着掏钱让我们去果园里放蜂。”

张龙感觉自己的身价越来越高。他认为,是科学技术在这里转化成生产力,转化为农民真金白银的收入,才让他有了前所未有的职业尊严。

授粉产业是生态工程,是农业生产服务新业态

不仅是梨树,许多需要传粉的农作物如苹果树、西葫芦、西瓜等也出现授粉严重不足、坐果率极低,总产量下降问题,人们不得不采用大田人工授粉、设施农作物涂抹生长激素等新技术。

新技术提高产量的同时,负面作用也日益凸显,一是导致生产成本大幅度提高;二是严重影响了农作物的品质;三是间接影响到食品安全,消费者不放心。长期以往,果蔬业发展会出大问题。

所以,蜜蜂授粉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而且是一个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问题。

而梨花是没有蜜,只有粉,花期还短,让养蜂人自动来放蜂肯定没有,蜜蜂授粉必须有配套的授粉收入来激励蜂农参与。

山西太谷县益民蜂业合作社李建军的蜂场,是一个典型的以授粉为主的蜂场,蜂蜜只是其副产品。他的蜜蜂不但为果树授粉,还为大棚内的草莓、樱桃、西红柿等作物授粉。他繁育的蜂群有的直接出售,有的出租授粉,全年收入12万多元。

在今年的山西省两会上,省政协委员李捷联合杜俊杰、付宝春、刘文忠、杨治平等人提交了《启动山西“蜜蜂工程”发展生态特色产业》的提案,呼吁政府政策支持蜜蜂授粉产业化。

李捷坦言:“山西目前蜜蜂饲养量有30多万箱,绝大多数以生产蜂产品为主,像李建军那样专业从事授粉的蜂农很少,蜜蜂授粉产业机遇和风险并存。也正是基于此,我们农科院园艺所正在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从拓展农业服务业的角度做一个蜜蜂产业振兴规划,作为讨论成果供政府决策参考。”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值班主任
河南筹建知识产权博物馆